法治>

从小渔村走出来的“人民教育家”

——记新中国刑法学的主要奠基者和开拓者高铭暄

本报记者 李海洋

2019-09-26 13:33:22中国商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3,845 分享

从刑法奠基人到人民教育家

●1955年,高铭暄和其他立法小组成员共同完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草案)》第一稿。此后的40年间,无论是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25部单行刑法,还是刑法典的“升级再造”,每一次修改拟定的过程高铭暄都亲身参与。

●他给学生讲课开始于1953年。从1981年起,他开始指导硕士研究生。从1984年起,他开始指导博士研究生,成为我国第一位刑法学专业博士生导师。

●高铭暄先后获得了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全国优秀教师”“全国师德先进个人”及吴玉章优秀科研奖等荣誉,并被收入英国剑桥世界名人录和中国多种版本的著名学者、著名法学家名录。今年9月17日,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

TIM截图20190926101845.jpg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通过的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法规定,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为国家最高荣誉,国家设立国家功勋簿,记载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及其功绩。该法共21条,对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的授予对象、提名、决定、授予和撤销等都作出了具体规定。CNSPHOTO提供


鲜叠,也称鲜迭,地处东海之滨——浙江台州最南端,隶属玉环县大麦屿。今年91岁高龄、一生热爱“三尺讲台”的我国刑法学泰斗高铭暄就出生在这个美丽渔村。

高铭暄身上有着许多光环:他是当代著名法学家和法学教育家,新中国刑法学的主要奠基者和开拓者,新中国第一位刑法学博导,改革开放后第一部法学学术专著的撰写者,第一部统编刑法学教科书的主编者,亚洲首位获得 “切萨雷·贝卡利亚奖”的中国学者。

如今,他身上又增添了最为荣光的一笔:“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

9月1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主席令,根据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表决通过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授予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的决定,授予42人国家勋章、国家荣誉称号。这42人中就包括高铭暄,他和于漪、卫兴华一起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

从教60多年来,高铭暄培育了众多法学家、大法官、大检察官,不仅是著名的法学家,而且是名副其实的刑法学泰斗和教育家,大家一致认为这是他应得的荣誉,当之无愧。

而高铭暄却谦虚地在教工群里表示:“诚挚感谢同事们对我的厚爱和鼓励!我永远是这个团队的一员。我要认真向你们学习,以你们之长补己之短,让自己更加自觉地前行。”

最感恩的是伟大的党和伟大的祖国

70年前,21岁的高铭暄站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西侧的司法部街上,亲耳听到毛泽东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那一刻,他热血沸腾,从此以后自己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了,他感到无比骄傲。彼时,他的身份是北京大学法律系的一名本科生。

时隔70年,拥有66年党龄、91岁高龄的高铭暄获得了国家颁发的“人民教育家”荣誉称号,他认真地写下了获得荣誉后的感受:最感恩的是伟大的党和伟大的祖国。

“是党和国家培养了我、教育了我、支持了我、帮助了我,使我由一名不谙世事的青年学生逐步进入法学殿堂,成为一名法学教师。党和国家肯定了我的业绩,授予我最高荣誉称号。党和国家对我的恩情比山高、比海深,我永远铭记在心!”高老一笔一画、一字一句地写下了他的感受,字字发自肺腑,句句来自内心。

1928年,高铭暄出生在浙江省玉环县一个叫鲜迭的小渔村。他的父亲曾经在浙江省高等法院担任审判官,后到杭州国民政府的地方法院任推事(即法官)。父亲当年的职业在他的思想上多多少少打下了一些烙印,觉得自己是“法”门子弟,与“法”天然有些联系,并由此暗暗下定了从事法律工作的决心。

1947年,高铭暄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浙江大学法学院。那时候,由于刑法教授还没有聘请到,院长李浩培亲自讲授刑法学。他充满条理以及结合案例讲解的教学方式给高铭暄留下了极深印象。而李浩培这次偶然的替课之举,也让高铭暄对刑法学产生了很大兴趣,从此矢志以刑法学作为终身职业。

高铭暄一生将李浩培视为恩师,一方面是因为李浩培是他学习刑法路上的启蒙人,另一方面是因为在李浩培的帮助下他才得以继续学业。1949年5月,高铭暄进入浙江大学法学院两年后,浙江大学法学院面临解体。后来在李浩培的推介下,高铭暄得以顺利进入北京大学法律系继续完成学业。1951年,高铭暄顺利毕业,其本科毕业证书是时任北大校长马寅初签发的。

本科毕业这一年,也是高铭暄和中国人民大学结下不解之缘的第一年。当时毕业面临分配,高铭暄填报志愿时表示服从组织分配。恰好那时中国人民大学要向北京大学法律系招收10名研究生,得知消息后,高铭暄立即向系领导报名。系领导经过研究,同意了他的请求,于是纳入了分配计划,将他和另外9名同学保送到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当研究生。“从那时候(1951年8月)到现在,我始终是中国人民大学的一分子。”高铭暄回忆说。

亲眼见证的是新中国刑法的孕育和诞生

1953年,高铭暄加入中国共产党,时年25岁。这一年,他也正式成为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刑法教研室的一名教师。1954年,高铭暄接到通知到全国人大参加刑法立法工作。作为全国人大刑法起草小组的一员,高铭暄从事收集资料、调查研究、征求意见、撰写条文等具体工作。

1955年,高铭暄和其他立法成员共同完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草案)》第一稿。据高铭暄小组口述著作《我与刑法七十年》中记载,之后的无数次会议讨论充满了各种思辨和诘问,会后又提出新问题和新意见,较大尺度的修改就有22次。直到1957年6月,他们才拿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草案)》第二十二稿。

1962年5月,刑法草案修订工作全面启动。经过一年多的反复修改,1963年10月,立法小组拿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草案)》第三十三稿。1978年6月,刑法起草工作再次重启。时间定格在1979年7月1日,人民大会堂三楼传来表决通过刑法草案的掌声。那一刻,全程参与了修订的高铭暄热泪盈眶。

此后40年间,无论是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25部单行刑法,还是刑法典的“升级再造”,每一次修改拟定的过程高铭暄都亲身参与。

立法工作告一段落,高铭暄回校重拾教学与科研。“当时,我感觉自己有优势的地方就是全程参与了刑法的立法工作,积累了一些经验。所以,才有可能把立法当中或者是讨论过的、或者是有争论的问题整理出来,帮助大家理解这部刑法出台的背景和来龙去脉。”他在内心许下了这样的愿望。

虽然高铭暄此前精心保存的第一稿到第三十三稿的修订资料在文革期间被毁于一旦,但他于1964年撰写的近8万字《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草案)学习纪要》还在。以此为蓝本,他开始撰写自己的第一部专著。

在写作过程中,高铭暄一边对比第二十二稿、第三十三稿以及最终出台的刑法文本,一边逐条回忆,同时参照当年参加会议做的笔记加以佐证。不到半年时间,他写出了近20万字的书稿,书名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孕育和诞生》。在增印时,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孕育诞生和发展完善》的书名在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目前,高铭暄正在对这本书进行新一轮修订,由此可见该书的生命力。

事实上,高铭暄这一生著述颇丰,他著有专著6部,主编、参与著述100余部,论文300余篇。其中,1981年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孕育和诞生》、1993年主编的《新中国刑法科学史》填补了新中国法学发展史研究的空白。

最珍视的是三尺讲台上教书育人

尽管如今的高铭暄是人们口中的刑法学泰斗、著名法学家,但他最珍视的还是那三尺讲台。“我选择了教书育人,就矢志不渝。”他经常说,培养、指导学生是自己一生中最大的乐趣和成就。

他1953年起给学生讲课。从1981年起,他开始指导硕士研究生。从1984年起,他开始指导博士研究生,成为我国第一位刑法学专业博士生导师,由此结束了中国不能培养刑法学博士的历史。迄今为止,他总共培养了67名刑法学博士,现在还有3名博士生在他身边。

他珍视三尺讲台,从最开始“摸着石头过河”,到研究出一套“三三制”课堂教学方法——在课堂上的第一个小时,让学生对研究课题提出观点和论据,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其他学生进行评价、补充和反驳,在最后一个小时由教授发表意见并给出答案。

他秉持“老师不能太过于拘束学生”的理念,一直鼓励学生要有自己的想法。师不必贤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他认为,只有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力求创新,才能解决更多的学术问题,永远做一个真正的法律人。

高铭暄先后获得了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全国优秀教师”“全国师德先进个人”及吴玉章优秀科研奖等荣誉,并被收入英国剑桥世界名人录和中国多种版本的著名学者、著名法学家名录。今年9月17日,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

在1999到2009年这跨越世纪的10年中,高铭暄作为国际刑法学协会的个人会员,带领中国法学会以组织的名义加入其中,在国际刑法学领域有了一席之地。

2015年,他被授予“切萨雷·贝卡利亚奖”,系首位获此殊荣的亚洲人。“切萨雷·贝卡利亚奖”规格非常高,素有“刑法学界的小诺贝尔奖”之称。在答谢词中他说道:“这份光荣不仅仅属于我个人,首先属于我的祖国,属于中国刑法界。”

“我年岁已大,但心还不老,愿意继续工作。”本该颐养天年,可他却以91岁高龄组织讲座、参加会议,一刻也不停歇,把自己当成了“空中飞人”。

在他心中有着一股豪气——“只要我们的国家富强,有影响力,有吸引力,刑法学就会做大做强,不会矮人一截”。他认为,刑法学应该成为一门显学。

高铭暄在法学领域倾注了全部热情与心血,,正是这种“为国家奋斗矢志不渝”的执着精神让大家觉得,“人民教育家”的国家荣誉称号他当之无愧。

责任编辑:李海洋 除中国商报、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

参与讨论

请登录后讨论

提交评论

最新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