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治频道 > 法治聚焦 > 正文

面对身边虐童行为 别做幕后推手

她,年仅4岁,自幼被放在老家,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

她,年近30,年纪轻轻便离乡打工,在京结识丈夫后生下女儿。

这样一对母女,分离数年,终得以在京团聚。谁知,上演的却并不是温馨一幕。4岁的芳芳(化名)因屡遭脾气暴躁的亲生母亲虐待、殴打,最终惨死家中。

尸检报告显示,芳芳胸部、腹部、肋部、背部、胳膊、双腿均有不同程度的皮下出血、挫裂伤、骨折等,头面部各处受伤出血,甚至包括会阴部都有受伤。可以看出,母亲章霞(化名)对芳芳的虐待和殴打不止一两次。

今年4月,章霞已因犯故意伤害罪和虐待罪,数罪并罚,终审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虽然,暴戾的母亲已经得到了法律的严惩,但一个弱小的生命却再也没有了绽放的机会。到底是什么,让这位母亲能够对自己的亲生骨肉如此残忍?虐童的背后又折射出怎样的社会现实?

    母女团聚竟是噩梦开始

“买衣服回来一进门,孩子把我的化妆品胡乱涂抹的哪儿都是,全身都是,气死我了。我拉起来就打,还拿刀片把头发都削了……”

“孩子还是老样子,都三个月了什么也没改,我都快烦死了。今天我把孩子打了,一不小心把头给撞到墙上去了,撞了一个大包。”

“我今天心情不是那么好,一大早带孩子出去走走,可是一走她就哭,气死我了,气的我就打她。为了孩子,老公打了我……”

在章霞的日记里,经常会出现类似的打骂孩子的场景,让人不禁对芳芳心生怜悯。其实,芳芳同其他的小朋友一样,也是章霞与老公爱的结晶。

2009年,20岁的章霞跟随舅舅来京打工,就因为脾气暴躁,每个工作都干不长。幸运的是,打工过程中,她遇到了现在的老公,收获了爱情。两人虽一直没有领证,但不久章霞怀孕了,考虑到北京生孩子费用太高,她便与老公商量回了老家。2012年,章霞生下了自己的女儿,起名叫芳芳。女儿五个月大的时候,章霞就把女儿交给公婆,自己又回到北京打工。

此后的三年中,章霞只回老家看过一次女儿,时间还很短暂。直到有一天,公婆决定将4岁的芳芳送到北京,让她和父母一起生活,培养感情。可是,章霞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团聚显然并不高兴。在与女儿的相处中,她没有表现出一个母亲应有的慈爱与耐心,对芳芳一味地呵斥、打骂。为此,年幼的芳芳很害怕这个妈妈,总是哭泣,也不敢和妈妈说话,甚至因为紧张偶尔还会拉尿裤子,这让章霞更加心烦。

2016年7月的一天,芳芳洗澡时不小心把沐浴露的泡沫弄到了嘴里,章霞认为芳芳太没用了,伸手扇了芳芳一个响亮的耳光。由于力度过大,加上地面湿滑,芳芳摔倒,左额头磕到了马桶上,一个大包瞬间鼓起。

还有一次,章霞带芳芳去公园玩,芳芳不慎摔倒将左臂划破,到医院拍了片子显示并没有骨折,就缝合了伤口。可伤口拆线后,芳芳左臂肘关节伸不直,章霞觉得胳膊弯着不好看,竟然强行要将芳芳的手臂扳直。第二天,芳芳的左臂开始肿胀,之后日益加重,再到医院检查时,芳芳左臂尺骨、桡骨均显示骨折,仅治疗费就需要5万元。

面对这样的状况,章霞不仅没有反思自己对孩子造成的伤害,竟然还将巨额医药费算在了芳芳头上,对其更为变本加厉的虐待。因为尿裤子打耳光、打屁股,因为尿床、哭泣等原因,扇耳光、双手掐脸、打脖子后面、打屁股……年仅4岁的芳芳,全身上下布满伤痕。而长时间的肉体折磨和心灵伤害,芳芳的健康每况愈下。

    饱受虐待惨死亲母手下

2016年11月5日下午,芳芳午睡时,章霞发现孩子叫不醒,嘴角还有白沫。害怕孩子有生命危险的章霞,立刻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后来在医生的指导下,用掐人中的方法叫醒了孩子。这是芳芳的第一次昏迷。

可是孩子苏醒还没几日,章霞又因为看到芳芳抠手指头,就一脚踢到芳芳屁股上,导致芳芳摔倒,头撞到木凳上,额头撞出了一片紫红。之后芳芳说想睡觉,睡后再一次叫不醒。这是芳芳第二次昏迷。

最后一次,便是案发的同年11月10日。这一天早上,芳芳起床后不明原因地哭泣,惹得章霞心烦,罚她站着。其间,芳芳又拉裤子,刚拿条干净裤子走了两步就腿软倒在了床边。此时的章霞,仍旧没有关心孩子的身体状况,而是使劲给了芳芳3个耳光,然后将其抱起重重扔在床上,芳芳又一次昏迷。望着昏迷的芳芳,章霞竟然用双手抓住芳芳双脚,倒提着头朝下用力轮甩,试图用这种方法将芳芳甩醒。这个场景,章霞自己用手机录了下来,视频中可清晰地听见倒挂的芳芳嗓子里发出尖利刺耳的哨声,看到她鼻子里流出的殷红的鲜血。

完成这一切后,章霞突然有了一种恐惧感。她分别给丈夫、母亲打电话,还又一次拨打了120急救电话。急救人员赶到现场后,进行了一个小时的全力抢救,最终没能挽救芳芳幼小的生命。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头朝下用力摇晃都会眩晕,更何况一个已经昏迷的孩子,这无疑是致命的伤害,加速了芳芳的死亡。

警方勘验现场时,发现芳芳面部及身上有多处伤情,当即控制了章霞。

2017年8月29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和虐待罪对章霞提起公诉。经一审法院审理,章霞被控两项罪名成立,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章霞不服,提出上诉。近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章霞的上诉,维持原判。

    家庭虐待亟需更多关注

案件虽已落槌,其所引发的思考却未止于此。承办此案的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检察官李红告诉记者,章霞文化程度不高,且性格暴躁,加上经济窘迫、工作生活等方面带来的种种压力,使她心生烦恼,于是把所有的怨愤都发泄到了4岁的女儿身上。章霞曾说,女儿没来之前,生活挺温馨的,女儿来了以后,带来了很大的压力,钱都用来给孩子看病了,觉得没钱是孩子造成的,所以孩子哭闹都会心烦打她。

而就在章霞虐待芳芳的过程中,她的家庭成员几乎都曾发现过端倪。据芳芳的爷爷奶奶说,他们曾经来京看过孩子两次,孩子说爸爸妈妈对她挺好的,可是芳芳身上却总是带着明显的伤痕。章霞的老公亲眼见过妻子打孩子,还曾为此跟妻子动过手,可依旧没有阻止悲剧发生。章霞的妈妈、弟弟、弟媳等也都知道章霞打孩子。但是,这么多的成年家属,却谁都没有予以足够的重视。

甚至在案发后,章霞本人的态度依旧没有悔意,她极力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开脱,孩子身上伤至骨头的下巴,以及耳朵、身体等多处外伤,她竟然都说是芳芳自己不小心摔的、蚊子咬的等。

李红说,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当事人文化水平低,总认为自己管教孩子没有问题,越打越麻木。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对婴幼儿的暴力通常发生在家庭中,具有很强的隐蔽性,且由于暴力形式多样,暴力结果也往往具有隐蔽性,外人很难发现。

近年来,北京市检三分院承办了多起有关虐待儿童的案件,案情多与继父母与孩子感情存在隔阂、家长教育孩子方式不当、父母患有抑郁症或精神疾病等原因有关。在现实中,很多虐待儿童的现象不能被外界及时获知,最终导致悲剧的发生。“由于孩子年龄幼小,反抗能力低、自我保护意识较弱,加之所遭受的暴力来自于家庭内部,往往不敢反抗,在无法保护自己的情况下,孩子畏于暴力也不敢将自己所遭受的虐待告知他人,极易酿成严重后果。”李红说。

    发现虐童要出手力阻

对于身边的暴力虐童行为,李红检察官建议,社会各方应该对疑似被侵害的孩子伸出援助之手,在可能的情况下及时发现并制止家庭成员对于孩子的侵害行为。如在本案中,章霞多次带领芳芳前去就医,医生在对芳芳进行诊治时,就能推测出孩子是否受到侵害,可以针对相关情况报警。社区街道、邻里街坊在发现孩子可能遭遇家庭暴力后,也可以及时进行干预或直接报警。

没错,如果芳芳身边哪怕有一个人站出来力阻,结局想必都不会如此悲情。虐童事件近年来频频发生,在家里、亲子园、幼儿园、学校等等不该出现的地方,被爆出使用芥末、捆绑、胶带封嘴等等让人发指的虐童手段,这些让社会无法接受,引发全民愤怒。

然而,愤怒之后,我们是否应当反思,虐童事件背后,你是否也是那个幕后推手?你的亲朋好友有人对孩子施加暴力,你能否做到主动干预、乃至报警?在大街上,看到有家长对孩子大打出手,你在嗤之以鼻的同时,是否会出手相助,为保护孩子不惜与陌生家长直面冲突?

“如果对身边的虐童行为只是心里默骂,还真是可以算作幕后推手。我想,我会付出行动,力阻各类虐童行为。”

“面对虐童,当然愤怒,不过在街上遇到陌生人打骂孩子,我可能不会主动上前劝阻,除非真的已经很暴力了。”

“如果是亲朋好友虐童,我会劝阻,报警举报我也会,不过举报后政府有关部门会怎么查证、有什么措施重点监管,我也很想知道,我觉得政府应该加大这方面的宣传,让大家对举报更有动力,能看到实效。此外,如果是教育机构的工作人员虐童,可以开除甚至终身禁入教育行业,但如果是家长,那么又该如何介入解决家长暴力的心理问题,进一步解决暴力背后的深层困局,真的有很多工作。”

……

记者在街头就相关问题采访了数十人,他们有的明示定会力阻,有的则有所保留,有的还提出相关建议,从他们的言语中不难看出,劝阻之势已然形成,我们只是需要更多的勇气、更好的氛围,还有更好的制度保障。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