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治频道 > 法治聚焦 > 正文

西安40亿“城中村项目”疑遭“套路贷”抢夺 受害人逃亡4年

西安市中心区域, 420亩、价值40亿元的“穆将王城中村改造项目”(又名“国际幸福城”),停摆多年,困扰着政府和村民。

在央视等媒体的曝光、追问之下,真相正在显现:李彬、竺尧江、王坚、李德安等人从2010年5月开始的那场“套路贷”围猎,直接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国际幸福城的“原始”开发商胡绪峰,曾被逼在上述 人员处借款1.39亿元,项目就此落入了李彬等人控制中。加之抵押、工商变更等手续上遭遇一系列伪造、“瑕疵”问题,胡绪峰一度陷入极为窘迫境地。

西安套路贷1

图为“逃亡”在外的胡绪峰

胡绪峰为此“逃亡”了整整4年。2014年7月19日,胡绪峰连一件换洗的衣服都没有携带,只身前往青海,开始了自己的第二次逃亡之路。8个月前的2013年12月,胡绪峰带着自己的妻子小孩以及父母、妹妹,连夜从西安跑到湖南永州,躲了一个星期。  

还原真相的,是此后难以计数的大量诉讼。法律框架内的一个个证据,共同将过往“套路贷”种种手法揭秘,足堪警示公众。

觊觎已久

即使是落难后的2017年,胡绪峰仍是陕西商洛市商南县人大代表,他曾在2005年就被评为商南县十大杰出青年。

2007年3月19日,时年27岁的胡绪峰,成立了陕西宏润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陕西宏润公司”),与西安市灞桥区穆将王村委会签署了“785亩城中村改造项目”(2010年变更合同为420亩)的联合开发协议。

西安套路贷2

图为胡绪峰开发的“穆将王村”城中村改造

回头看,李彬、竺尧江、王坚、陈涛、李德安等人对“国际幸福城”项目觊觎已久。但彼时胡绪峰对此却浑然不知。

2014年7月16日,胡绪峰发现自己在陕西省商南县的一个农业开发项目被西安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的民警私下查账。胡绪峰事后才知道,自诩是其“师父”的竺尧江,被李彬等人指使去西安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报案”,举报其涉嫌挪用资金1.8亿元、私刻公章、职务侵占和诈骗。  

逼迫之下,胡绪峰不得不连夜逃走,尽管他知道自己没有犯罪。

《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记者采访发现,被人称为“西安奢华和尚”的“套路贷”团伙头目的李彬,他身边聚集着王坚、竺尧江、竺玉芳(已被判刑)、陈涛、李德安、胡庆林(律师)、李跃平、李俊(打手)、张军等几十人,他们各自分工不同,但目标明确,在陕西省西安市演绎多起“套路贷”及集资事件。

针对李彬、竺尧江、王坚、李德安等“套路贷”团伙涉嫌诈骗、非法侵占“国际幸福城”项目一事,胡绪峰等人在2015年5月4日均同时向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公安分局报案,但遭到办案人员的拒绝。办案人员不是说“这是经济纠纷不便插手”,就是说“这不是他们的管辖范围”。

直至2015年9月6日,胡绪峰的委托律师再次向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经侦大队报案,要求查处李彬、王坚、竺尧江、李德安等人涉嫌诈骗的违法行为,但在经侦大队长倪军的安排下,至今都换了6任民警,也没有查清该案。

胡绪峰透露,西安市公安局原副局长王安群曾经插手此案。但在2015年4月29日,王安群因涉嫌违纪违规被查。同时,西安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也终止了对胡绪峰长达11个月的秘密调查。

记者调查核实,李彬与西安市公安局存在关联关系。据“天眼查”资料显示,西安骊苑大酒店(法定代表人庄长安)的股东为西安晨钟实业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彦斌)、香港民德有限公司。西安市公安局持有西安晨钟实业公司100%的股权。西安骊苑大酒店的6名董事成员名单中,其中就包括李彬。

对此,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倪军在接受《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记者采访时称,他也听说过李彬在以前都这样搞过其他的企业,“李彬这人一直找不到,你等我两天,看看他们构不构成套路贷。”

返乡创业者

胡绪峰告诉记者,他一直不敢回西安。2013年3月18日, 价值数十亿元的“国际幸福城”项目被李彬、竺尧江、王坚、李德安等人夺走。胡绪峰一共修建了32栋楼。除了8栋安置楼与3栋高层楼没有封顶外,其余均全部封顶。

32栋楼及项目完成总投资为8.2亿元。胡绪峰说,他现今一共还欠债6.4亿元,自己的2亿元资金也都投入到项目里面。

记者了解到,胡绪峰的6.4亿元债务,其中有3.7亿元是本金,1.7亿元是利息,还有1亿元的应付工程款。但事实上胡绪峰只借了李彬、竺尧江、王坚、李德安等人共计1.39亿元的本金。

也就是说,420亩土地在今年市值40亿元的“国际幸福城”,在5年前被李彬、王坚、竺尧江、李德安等人只花了1.39亿元本金就将其悉数盘剥。

据了解,420亩土地,如果按照土地市场递增的价格估算,在2007年(30万元/亩)价值1.2亿元;在2010年(200万元/亩)价值8亿元;在2013年(350万元/亩)价值14亿元;在2017年(550万元/亩)市价值24亿元;在2018年(1000万元/亩)价值42亿元。

胡绪峰第一次发现自己被李彬、竺尧江、王坚、李德安等“套路贷”团伙涉嫌诈骗,是在2014年8月20日,他发现陕西宏润公司的75%股份在还不认识王坚时,就已经被王坚偷偷地去工商局变更。

这时,他已经逃至青海。可是,自己原本是受害者,为什么还要躲呢?

胡绪峰说,竺尧江曾公开承认,他只是李彬的一杆枪,李彬想让其打谁他就得去打谁。“竺尧江还当着我的面说,如果自己不答应李彬提出更换法人的要求,西安曲江蒂杰广场项目的李小刚被他们送进监狱,也就是我的下场。”

在朋友的眼里,胡绪峰是一个诚实本分的人。由于家境清寒,1997年还只有17岁的他,就南下打工,在东莞清溪镇一家名为“佳鼎”的电子厂上班。

公司老板对他很赏识。1999年12月,因家里有事,胡绪峰回到老家陕西商南县,在当地一所学校承包了食堂,辛苦了一年多,仅赚了2万元。

2001年7月,他第一次来到西安。胡绪峰与曾在东莞打工的一名同事,商议做电脑用品销售批发。在西安市雁塔路东新科贸电脑城租了一个铺面,两人就开始了创业。   

到了2002年3月,胡绪峰成立了“宏润科技经营部”,因为业务铺的大,两年时间销售额就达到2000多万元,使得他当时在西安电脑销售业内小有名气。

“师父”竺尧江

胡绪峰进入房地产市场很偶然。2003年10月,一名同学是施工员。一次聚会,两人闲聊起来,如果有工程可以揽过来做。

2004年5月,陕西富平县体育场有两栋楼需要改造,经人介绍,胡绪峰前往查看。开发商见胡绪峰不愿意做,就极力怂恿胡绪峰。他把一张印有“中厦集团有限公司西安分公司经理竺尧江”的名片扔给了胡绪峰,“你不签合同,这个人就会签合同,你不信就打电话问问他”。

当时,胡绪峰不以为然。回到西安的时候,他一个人坐在面馆里吃面。一时兴起,胡绪峰就想认识一下竺尧江。一聊,胡绪峰就认识了竺尧江。

竺尧江是中厦(浙江)建设集团公司西安分公司的经理。他让胡绪峰交了20万元钱,就给了胡绪峰一个工程处处长的“头衔”。

两人第一次合作,是投资修建西安市的“广源大厦”工程。业主万明普,胡绪峰挂靠中厦集团西安分公司的资质负责垫资修建,业主按工程进度付款。

所需1600万元资金都由胡绪峰一个人垫资,竺尧江没有出一分钱,甚至还不断地向胡绪峰借钱。由于工程款都打进中厦集团西安分公司的账户,竺尧江拿到后并未按时支付给胡绪峰,因此造成民工工资和材料款被拖欠。致其工程没有干完工,胡绪峰就被万明普的人撵走。

胡绪峰未被结算的尾款有3000多万。拖到2010年,胡绪峰多次催促竺尧江才向西安市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2011年11月达成协议,万明普(广源大厦)需支付中厦集团西安分公司(胡绪峰)1600万元。但竺尧江一直对其隐瞒。

直至2017年,胡绪峰在一份《刑事判决书》发现,广源大厦欠他的1600万元工程款,大部分款项都被竺尧江个人侵占。

《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记者了解到,2015年11月10日,竺尧江涉嫌职务侵占罪(浙江中厦集团报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在浙江绍兴被警方刑事拘留。2017年8月25日,被一审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

对此,胡绪峰告诉记者,中厦集团在浙江报案称竺尧江职务侵占,实际上被竺尧江侵占的款项就是他应得工程尾款。“如果不是中厦集团在浙江的影响力,估计竺尧江还不会被抓,我在西安也动不了他。”

城中村项目

从“广源大厦”退出,胡绪峰不再与竺尧江合作。2005年4月,他与商南县的老乡在西安市承建了“水岸清城”12栋楼。2007年完工后,胡绪峰赚了2000多万元。

2006年9月,经一名工头牵线认识雍亚伟,他向胡绪峰介绍了西安市灞桥区穆将王村城中村改造项目。当时的村主任叫王安虎。2007年3月19日,双方达成协议。陕西宏润公司(胡绪峰)与穆将王村委会签署了一份《联合开发合同》。

协议约定,村委会提供785亩集体土地开发,规划建筑面积169万平方米,用8至10年时间完工。胡绪峰自筹资金,第一期工程支付2500万元拆迁补偿款,一共提供给村民18万平方米安置房,用于安置690户村民(2775人)。

2007年5月12日动工。8栋多层安置房、4栋可销售房源同时开工建设。

自胡绪峰开工以来,灞桥区政府、红旗街道办对穆将王村的城中村改造项目非常支持和重视,工程进展还算顺利。随着“国际幸福城”的建设如火如荼,加上胡绪峰人缘不错,为人处事耿直,胡绪峰开始声名鹊起。

2008年8月20日,作为西安市首批最大的城改项目“穆将王村城中村改造”项目获批。当时正遇村委会换届选举,反对王安虎的村民在王建忍的带领下,到陕西省、市、区政府上访,要求换届改选。按照当时的政策规定,已经启动城中村改造的村委会不再进行换届改选。

由于王建忍等村民不断上访,时任村书记的王东学被迫辞职。同年10月,王安虎辞去了村主任职务。12月,穆将王村改选换届,选举产生了以王建忍为村委会主任、王快乐为村支书的新一届领导班子。

由于原村主任王安虎辞职,工程建设出现停工。王建忍、王快乐在上任后的第三天,就找到胡绪峰,称前任村主任王安虎在村里账务上没有留下一分钱,年终需要给村民发放过年费,希望胡绪峰给300万元经费。胡绪峰个人觉得不合情理,且数额大,就没有答应。

西安套路贷3

图为胡绪峰被烂尾的高层楼房

2009年春节过后,王建忍安排村民到工地上阻工,扬言要让胡绪峰滚出穆将王村。这时,胡绪峰觉得自己与新一届村委会班子产生了隔阂,工作再难以开展。

项目建设还未完成,自己投进去的几千万元资金又拿不回来。情急之下,胡绪峰向灞桥区政府以及红旗街道办寻找帮助。因穆将王村村民常年上访,灞桥区政府非常重视,并让红旗街道办事处主导双方进行协商。

时任红旗街道办的书记李来绪、主任韩锁成在第一次协商中表示,在建的正常建,在售的正常售,但不能新增楼房开工建设。

在经过长达一年的谈判后,2010年3月26日,陕西宏润公司与穆将王村委会签订了一份“补充合同”。

合同约定,按照原合同建好的8栋多层安置楼房归陕西宏润公司所有,并自行处置;原合同约定的18万平方米的多层安置楼改为15万平方米的33层高层安置楼;原合同约定的2500万元拆迁补偿安置费增加至1.4亿元;原合同约定提供村域785亩除安置外的剩余土地也变成了420亩。

胡绪峰告诉记者,村主任王建忍以及红旗街道办主任韩锁成都在《补充合同》上签字后,王建忍在现场对他说,如果把1.4亿元安置补偿费分给村民,保证村民不会再来闹事。

“韩锁成也煞有介事的说,我们来主导宏润公司和穆将王村的城中村改造,我给你发誓,一顿饭也不会吃你的。”

李彬登场

原合同被作废,又增加了1.4亿元拆迁安置补偿款,但胡绪峰告诉记者,在2010年3月之前,资金上并没有什么压力。

胡绪峰一边卖房一遍建房,至2010年3月,陕西宏润公司在“国际幸福城”项目上已经完成总投资额3亿元,而正在修建的19栋楼也已全部封顶。

这个时候,有朋友提出与胡绪峰合作开发的建议,胡绪峰正准备制定合作方案时,许久不见的竺尧江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2010年2月,竺尧江称赞自己的“徒弟”有出息,认为“国际幸福城”很有潜力,愿意介绍老板进来合作。

西安套路贷4_副本

图穿青色衣服为“奢华和尚”李彬

于是,竺尧江向“徒弟”介绍了李彬。与李彬见面后,胡绪峰在回来的路上对竺尧江说,自己的资金已经筹措的差不多了,既然是师徒一场,师父参股进来合作赚钱,那没有问题,但如果是想介绍其他人合作,没有必要。

胡绪峰告诉记者,过了不久,竺尧江又来找他,称其个人给借款8000万元作为投资,不要利息。当时,他觉得竺尧江这人不可靠,但碍于“师徒关系”的面子,也就答应了竺尧江。

“竺尧江当时说要享有项目30%的股权,我没有同意,只答应给15%。竺尧江说,我既然是你师父,你就多给我一点,占18%,我就答应了他。”事后,胡绪峰才发现,竺尧江与李彬早就蓄谋已久。

2010年5月14日,竺尧江以西安中厦投资有限公司的名义支付陕西宏润公司8000万元(分两次支付)。协议约定,竺尧江质押陕西宏润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陕西宏润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18%股权,西安中厦投资有限公司享有国际幸福城项目18%收益权作为回报。

2010年8月,在拿到竺尧江的8000万元投资款后,加之其他已经到位的6000多万元,按红旗街办要求将1.1亿元拆迁补偿款,以“粮食综合直补资金”的名义汇入了红旗街道办一个无人监管的账户。

记者了解到,穆将王村的拆除工程当时由红旗街道办原主任韩锁成内定了“西安市灞桥区永胜拆迁工程有限公司”负责,并未对外进行招标。但在整体拆除中,对原村主任王安虎控制的穆将王菜市场、预制厂等违建并未一并拆除,红旗街道办事处未对其作出任何处理。

胡绪峰告诉记者,竺尧江后来向其透露,8000万元借款中,有6000万元是李彬的。“借款后的2010年9月,西安中厦投资有限公司(2003年成立)新增陈涛(60%)、程惠军(16%)两名股东。”

“陈涛和程惠军是李彬的手下。”胡绪峰说,原本相安无事的他,因为竺尧江的参与,与李彬、王坚、陈涛、李跃平、胡庆林、侯新民、刘筠、蔡文、王雪峥等疑似“套路贷”团伙成员产生交集,并最终陷入其中。

财务内线

《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记者调查发现,胡绪峰一共只向竺尧江、王坚、施后兵、陈涛等人借款4笔,共计1.39亿元,其中3笔与蔡文、王雪峥两人都有关系。

资料显示,2011年5月,1973年出生的四川人蔡文通过猎头公司应聘陕西宏润公司财务总监,2013年5月离职。2011年10月,王雪峥也通过猎头公司应聘陕西宏润公司的秘书,2014年10月离职。 

一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告诉记者,李彬、竺尧江、王坚、李德安等人发现胡绪峰没有社会关系和背景,“李彬等人就开始打起了胡绪峰的主意”。

2011年6月20日,李彬与竺尧江又来找胡绪峰。李彬告诉胡绪峰,他的朋友有4亿元的闲置资金,愿意出资投资“国际幸福城”,但前提是质押给竺尧江的18%股权必须去工商局变更登记。胡绪峰答应了李彬的要求,便签署了一份董事会股东转让决议。

“我说为了项目顺利进行融资4亿,变更18%的股权可以,但4000万元的注册资本金的18%即720万元应先给我,才能去工商局变更。”胡绪峰说,李彬拿着他签署的“董事会决议”,就径直走开。

胡绪峰的妹妹胡晓萍告诉记者,2011年7月18日,李彬命令李德安、竺尧江等人伪造了一些工商局登记材料,让蔡文和王雪峥偷偷地盖好公司的印章,然后再交由陈涛、竺尧江等人去工商局将18%的股权变更至“西安中厦投资有限公司”名下。

但胡绪峰在当时对此并不知情。

2011年11月20日,因年底需要支付农民工工资和材料款,蔡文向胡绪峰介绍一名叫王坚的放贷人,声称王坚可以放贷1000万元,条件是质押宏润地产公司30%的股权作为借款担保,月利息3分。

胡绪峰觉得奇怪,30%的股权价值几个亿,就用1000万元质押,就问蔡文,“你这个公司财务总监怎么考量的?”蔡文没有作声回答。

蔡文又推荐了陕西金银盛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银盛”)的施后兵(2015年另案被抓),说愿意放款2000万元,条件是质押“国际幸福城”6000平方米沿街商铺,月息3.5分。

过了几天,蔡文告诉胡绪峰,质押物没有产权证,需要追加连带担保物。后追加了西安市南二环一处1700平方米商业办公楼(有产权证)。

胡绪峰让蔡文办理。但2000万元借款却迟迟不按约定支付。胡绪峰让蔡文追问或终止借款合同,蔡文却迟迟不愿拿回借款担保手续。

记者调查核实,就在金银盛的借款还未支付给胡绪峰的时候,蔡文私下给了施后兵(金银盛)27份盖有陕西宏润公司公章及法人胡绪峰私章的空白合同。施后兵拿着空白合同将抵押的两处担保房屋都被私自贱卖,然后拿着这些钱再分43次一共转给了胡绪峰1732万元,当作借款。

“后来,我说用1732万元去还王坚的600万元借款,蔡文竟说王坚已经回家过年了,联系不上。这等于我自己的钱借给我自己,还要背利息,房子被贱卖,连签署的借款合同的署名都是蔡文的名字。”胡绪峰告诉记者,蔡文与金银盛明显涉嫌诈骗,但他没有选择报案,是因为当时没有想到蔡文是他们一伙的,以为是其工作失误。

胡晓萍也告诉记者,很多人拿着合同要求入住“国际幸福城”的商业房。

“我们只得解释,或掏钱退款、置换等方式赎回或处理了部分商业房屋。一名叫张玉安的人还与金银盛利用蔡文给的空白合同,虚构了一份与1700平方米担保物的房产所有权人乔女士的700万元借款合同。”胡晓萍说,张玉安还敢去西安市莲湖区公证处公证,金银盛明明是涉嫌诈骗,竟敢申请法院执行。“2015年底,施后兵因涉嫌集资诈骗被警方抓获,才被法院撤销执行。”

600万质押公司75%股权

其实,蔡文一直在玩“套路”。蔡文曾于2012年1月初告诉胡绪峰,王坚手上还有钱,条件必须是陕西宏润地产75%的股权作为借款抵押担保,月息5分。

当时年关在即,胡绪峰虽然已经筹借了大部分资金,但仍有资金缺口,加上只是暂时周转一下,就答应了蔡文的“要求”。

2012年1月11日上午,蔡文带着王坚来到胡绪峰的办公室,两人是第一次见面。王坚从包里掏出事先打印好的借款协议递给了胡绪峰。协议约定借款期限为3个月,月息2分,胡绪峰(乙方)将持有的陕西宏润公司75%的股权无偿转让给王坚(甲方),以保证乙方按时向甲方足额偿还借款。如乙方到期不能还款,无偿转让的股权归甲方所有并由甲方自行处置。

胡绪峰当时有点怀疑被诈骗,就反问王坚,“你知道我公司75%的股权价值多少吗?”王坚就顺势要收回的样子,说你看看还用不用,不用就算了。胡绪峰考虑到自己只是急用,600万元不多,随时可以偿还,就答应了王坚的要求。

“签订协议是在1月11日,收到借款是13日。但是过了两年后的2014年8月20日,我才发现王雪峥和王坚在蔡文的掩护下,伪造了股东出资转让协议及签名,在2012年1月10日到工商局办理了股权变更手续,将陕西宏润公司75%的股权变更到王坚名下。”胡绪峰告诉记者,王坚原本就是奔着他的“国际幸福城”而来,又已经将股权偷偷地变更至名下,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所以在2012年1月16日他又主动上门提供了600万元的补充借款,后又再分两次给了700万元借款,实际上,王坚就是不希望我还清他的借款”。

记者了解到,“套路贷”是近年来发生的一种以民间借贷为名、实则为骗的新型诈骗模式。它的终极目标不是利息,而是借条上虚高数倍的金额或被害人的财产,在形式上利用司法途径,侵占被害人的财产,以合法形式而掩盖非法目的。他们不仅深谙非正常手法,亦熟知相关法律法规,其中还有律师长期参与,法官在幕后操纵,在民事上包装成合法的民间借贷,为可能在刑事上逃脱制裁。 

王坚一共给了胡绪峰2200万元借款。其中300万元是王坚挂靠中十冶公司向胡绪峰提出承接“国际幸福城”的团购施工保证金,因王坚未能履行后将其款转为借款。

“事实上,他们在2011年就安排蔡文、王雪峥去应聘财务、机要秘书,然后让其在公司里应外合。” 一名知情人这样分析说。

“2013年6月4日,王坚伙同李俊等6人将我绑架到西安市皇冠假日酒店,不许我吃喝,拘禁了十几个小时,逼迫我打了3670万元欠条。”胡绪峰告诉记者,李俊跟他曾同住在一栋楼 ,却一直威胁着说,“下次在西安见你一次就打你一次”。       

“应该是被李彬、竺尧江等人安插到公司当内线的。”陕西宏润公司的法律顾问蔺文财也告诉记者,蔡文与公司原法务部主任姜波结婚后,就进入李彬控制的会计事务所,“据说现在都出国了,我们去警方报案,王坚、蔡文、王雪峥一直都未被查处,就是因为西安警方疑有他们团伙的保护伞。”

但对此说法,记者并未得到官方回应。

8月22日,记者致电王坚采访核实。王坚发信息回复称,他认为自己是正常放贷,不是诈骗。也承认其偷偷地变更75%股权,是因为王雪峥的原因,跟他自己没有关系,他还说,给胡绪峰借款是李俊给介绍的。

“李俊跟胡绪峰住在一栋楼。我认识李彬、蔡文、王雪峥,竺尧江。借款协议是蔡文的老公起草的,李彬人在西安。我是正常做生意,被人骗了几千万,还背了几个亿的债务。胡绪峰有钱打官司,找媒体找关系,没钱还账。”王坚甚至在短信里多次辱骂胡绪峰。

胡绪峰则向记者驳斥了王坚的说法,“王坚是在说谎,纯粹胡说八道”。

村委会组织阻工

2012年3月,王建忍、王快乐等人授益于韩锁成开始算计胡绪峰,并试图阻止“国际幸福城”施工,安排村民拉砖封堵大门。   

麻烦接踵而至。胡绪峰说,原本在2010年12月与其签订施工合同的“南通建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建工公司),在2012年4月突然停工,要求他给其支付2000万元工程保证金才能复工。

胡绪峰觉得是无理取闹,但为了不影响工程进度,在红旗街办韩锁成等人主导下还是给其支付了700万元。不过,南通建工公司又没有复工的意思。这时,王安虎又站出来使坏,再次以安置楼没有复工为由,指使村民围堵工地。

南通建工公司又提出撤场终止合作 。韩锁成得知南通建工公司要撤场,赶忙在第一时间召集胡绪峰、穆将王村委会、南通建工公司的陈松岭召开紧急会议,但陈松岭去意已决,要求结账。胡绪峰答应结算后,安排了新的施工单位,陈松岭却又赖着不走。

“他们好像是未卜先知,知道我在以后会被李彬、竺尧江他们撵走,所以要求单独跟村委会签订施工合同才肯罢休。”胡绪峰告诉记者,韩锁成会议上决定,南通建工公司跟穆将王村委会签订代施工合同。

胡绪峰透露,他觉得韩锁成、王建忍以及施工单位都联合起来对付自己,这些人就像是李彬、竺尧江给他们安排的一样。“韩锁成直接把我公司汇入红旗街道办的几千万元工程款直接给了陈松岭,根本不向我公司上报南通施工进度。韩锁成只要说账上没有钱,王建忍就安排村民堵我公司大门,纯粹是想置于我死地。”

胡绪峰告诉记者,他在李彬面前说起这个事,李彬就安排李德安给他借款。“李德安便让陈涛给我2000万元借款,月息8分。我就把这个钱都打进了红旗街道办的账户上了。”

《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记者获得了一份证据显示,韩锁成曾在2009年以工作之便在胡绪峰手中拿了10万元,后面因其疑似与李彬等人搭上关系,便在2012年5月退回给了胡绪峰。

“王建忍、王快乐两人也分别以差旅费等名义先后在我手中拿了70万元。”胡绪峰说。

对此,8月23日,记者致电韩锁成采访核实。韩锁成否认了拿胡绪峰10万元现金后又因与李彬结识而退回给胡绪峰的说法。韩锁成仍然认为胡绪峰与李彬、王坚、竺尧江、李德安等人借款属于“经济纠纷”,如果李彬等人涉嫌违法,有司法机关负责查处。但对于涉嫌“套路贷”的说法,韩锁成仅表示,“我听说过这个词”。

记者试图联系村主任王建忍采访核实,多次拨打其电话均未接听。

6亿团购遭扼杀

2012年10月,胡绪峰跟陕西省质量技术监督局签订了12.4万平方米外加1100个车位总价值约6.3亿元的“团购房屋合同”,同时打进了700万元首笔履约保证金。

胡绪峰原以为这是好事,却又遭到村主任王建忍的“搅局”。

王建忍要求胡绪峰再打3000万元建设保障资金,否则不让开工。对于王建忍的“套路”,却得到了街道办主任韩锁成的默许。

6个多亿的团购对胡绪峰来说,是一个发展机遇。对他早日完成村民安置楼建设,早日收回投资尤为重要。为此,胡绪峰只好委曲求全,只得再借高利息打给红旗街道办。  

团购房合同签订后,韩锁成提出跟胡绪峰一起去见见出借人李彬。但想不到的是,自从韩锁成见过了李彬后,村主任王建忍反而将原来的3000万元保证金提高到了8000万元。

对此说法,韩锁成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称,他跟李彬是因为胡绪峰介绍认识的,“我没有参与李彬的其他事情”。

记者采访发现,6亿元的团购项目,李彬认为不挣钱,在2013年10月,就指使竺尧江在浙江舜州人民法院以另案执行为由,将陕西质量技术监督局汇入陕西宏润公司的700万元也强行划走,团购项目也就此被“夭折”。

胡绪峰虽然怀疑,但也不敢轻易流露。他告诉记者,自己一直被李彬的伪善所蒙蔽,认为李彬是正当的生意人。

2012年6月,李彬带着胡绪峰见了侯新民一面。李彬告诉他,侯新民想收购国际幸福城项目。但见面后双方都东扯西扯,收购的话题很少提及,却将一名叫刘筠的女子介绍给胡绪峰。

刘筠提出想去胡绪峰的公司上班。2012年8月13日,胡绪峰在医院被查到患有食道癌。当刘筠再一次提出想来公司工作的想法,胡绪峰觉得自己身体不好,正想找个帮手,便让刘筠来公司上班,担任陕西宏润公司总经理。

胡绪峰事后回忆,刘筠又是被李彬等人安排的棋子。他告诉记者,李彬带他见过几个人,都谎称有人想投资和收购国际幸福城项目,但最后都不见任何动静。“李彬还带我去见过一个叫孙茵的人,说她有钱也想投资我的项目。”

“围猎”胡绪峰

2013年1月24日,李彬安排中贵股权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德安与胡绪峰洽谈合作,签订了一份李德安1.58亿元受让胡绪峰公司15%的股份的合作协议。

双方达成协议后,李德安要求胡绪峰把合同签字盖章交给他。李彬则安排胡绪峰(陕西宏润集团)向陈涛、胡峰、张军三人出具三份共计2000万元的借条。

刘筠也极力怂恿胡绪峰答应签署这个明显不合理的协议。随后,陈涛、张军等三人向陕西宏润集团汇款1700万元。当胡绪峰找李彬要剩余的300万元时,李彬让其找李德安。李德安说,300万元是借款利息要提前扣除。胡绪峰要求给一份双方签字达成的协议,李德安竟说,盖章的人已经回家过年了,签好再给。

2015年3月15日,李彬将胡绪峰叫到他的会所“福济堂”(西安市五星街8号时光2000大厦)。在李彬办公室,胡绪峰看见李德安、竺尧江、王坚、胡庆林、甘雨佩都在。李德安撕毁了2013年1月24日签订的合同,指着胡绪峰吼着,要求控股陕西宏润公司100%的股份,并要求变更法人代表,后来让步到51%控股。

胡绪峰告诉记者,李德安拿来一叠材料往其面前一扔,说这字你不签也得签,不签就休想离开。就这样,李彬等人采取软硬兼施、威胁恐吓等手段限制胡绪峰到第二天凌晨2点,逼迫在事先准备好的一大堆协议以及工商变更等文件上签字。

“2013年3月18日,李彬将陕西宏润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竺尧江。变更后立即登报声明,相关证照丢失补领,注销了公司之前所有的账号。”胡绪峰说,李彬答应給他的5000万元也成了一句“玩笑”。

自此开始,胡绪峰辛苦打造的“国际幸福城”,似乎跟他就再没有了关系。

而躲在幕后的李彬,却成了最大的赢家。李彬利用竺尧江、王坚的借款质押陕西宏润公司93%的股权,以竺尧江、王坚的债权人身份行使股东权利变更法人,控制了“国际幸福城”整个项目经营权。

记者调查发现,李彬当初承诺筹钱偿还竺尧江在2010年投资的8000万元以及王坚的2200万元借款和利息,然后再给胡绪峰支付5000万元的承诺一直未兑现。胡绪峰去找李彬、李德安等人,竟被逼迫另行签订协议。胡绪峰未答应,李德安与胡庆琳(律师)对其大打出手。

李彬、竺尧江等人则大肆宣扬,胡绪峰已经将“国际幸福城”卖给了他们,在社会上引起了震动。

8月22日,记者致电李德安采访核实时,李德安回应称,他早就退出这个项目,“我不知道这个事”。

逃亡4年余波未了

2013年7月29日,胡绪峰刚从北京301医院出院。8月5日,刚到家,住在同一个小区的薛延河带着延安市公安局8名民警,将胡绪峰带回了延安市公安局,以涉嫌诈骗将其关押了13天。后来,家人筹钱600万元后才将其取保候审。

记者了解到,薛延河是延安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的一名原干警。他与胡绪峰同住一个小区,跟同住一栋楼的李俊都很熟悉。因胡绪峰在咸阳有一个项目开发,薛延河在2011年6月给胡绪峰1000万元投资款,占项目的10%股份。后又强迫转为借款,月息5分。

“薛延河此前拿走了400万元股金,后面听说我在西安的项目都被李彬等人夺走了,怕我还不了钱,就让其连襟报案说我涉嫌诈骗。也许这是李俊与薛延河故意这么搞我。”胡绪峰告诉记者,他仅仅只是怀疑。

记者了解到,2013年12月6日,延安市公安局对薛延河作出了辞退的决定。

2015年12月7日撤销案件。在2016年8月11日出版的《华商报》上一则《被延安警方非法拘留13天,商南人大代表索赔1.3亿》 的消息,似乎也证实了上述说法。

“2014年7月16日,我听说西安市公安局的经侦支队民警到商南县调查我一个停建的农业开发项目查账。” 2014年7月19日,胡绪峰听到风声,李彬要将其送进监狱,就连夜逃到了青海。

事后,有知情人向胡绪峰透露,李彬等人找到西安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安群、经侦支队长遆刚胜帮忙。

“据说李彬给王安群送了几百万元,让刑事立案调查我。他们也确实秘密调查了我11个月,直到王安群被抓后,对我的调查才终止。我才敢露面出来说话。”胡绪峰告诉记者,他在2015年5月4日曾向西安市公安局报案遭遇团伙“诈骗”,直接被西安市公安局怼回来了。

“后面在碑林公安局报案被受理后,至今3年过去,换了6任民警(雷建平、李西秦、张健、王新华、代湛嘉、康卫民),都查不清楚案件,不知道是故意不查还是被人干预,就不得而知。” 胡绪峰说。

记者调查核实,胡绪峰被李彬撵走后,李彬将“国际幸福城”项目作价3.28亿元“卖给”竺尧江。竺尧江利用“国际幸福城”项目在西安非法融资近6个亿,其中1.8亿元給了李彬,打入了李彬的关联公司“陕西恒泰明基商贸有限公司”(陈涛)。对此,记者在一份《刑事判决书》(2016浙0603刑初1377号)上得到了证实。

记者采访核实,2013年3月18日胡绪峰被李彬、竺尧江撵走后,2013年5月,李彬的确以陕西恒泰明基商贸有限公司账户向红旗街道办事处粮食直补资金账户汇入资金8000万元,但奇怪的是8000万元资金仅在红旗街办账户停留三日后如数、原路退回陕西恒泰明基商贸有限公司账户。

记者采访发现,“国际幸福城”项目建设在李彬等人控制的5年时间,一直没有任何进展,还是胡绪峰被赶走时的现状,依旧还是胡绪峰建好的32栋房子。一名知情人向记者透露,李彬等“套路贷”团伙成员的违法行为很明显,“他们根本不是想建设城中村改造项目,而是以此作为幌子涉嫌进行诈骗而已。”

2017年12月2日,央视《新闻调查》栏目以“烂尾楼谜局”为题详细报道了胡绪峰在开发“穆将王村城中村改造项目”所遭遇的问题,新闻中也披露了灞桥区政府曾出借1.5亿元给“陕西佳馨源实业有限公司”修建穆将王村安置楼,从而引发了社会舆论的强烈关注。 此前,中国经营报、华夏时报、上游新闻等媒体对该案多次进行了报道。

记者采访核实,陕西佳馨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牛敏系李彬的一名“财务总监”,2016年12月16日,公司法定代表人由牛敏变更为肖民科。

对于李彬等人涉嫌“套路贷”,以及西安市碑林公安分局3年里更换了6任民警也没有查清案子的说法,6月29日,《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记者来到西安市公安局采访核实。一名负责宣传工作的樊姓工作人员给记者联系了西安市碑林公安分局。

碑林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倪军接受采访时称,没有立案调查是因为法制科没有批准,法制科认为是经济案件,不构成刑事犯罪。

“如果构成套路贷是刑事侦查部门负责,不属于我们经侦队负责,你等我两天,我们再给你回复。”倪军说。

当日,记者又来到西安市灞桥区委宣传部联系采访,一名工作人员称,采访可以去红旗街道办事处了解情况。但在该办事处,记者多次联系该办事处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均无果,截至记者发稿,红旗街道办均未正面回应。

8月24日上午,记者再次致电倪军采访核实。倪军回应称,“套路贷”案件需要胡绪峰本人或他们公司的律师过来报案,光写信访材料是不行的,“如果胡绪峰他们的人来了,我可以陪他们去刑事侦查部门报案,我等下给他们联系一下。李彬应该还在西安,具体情况有办案民警张健负责,我们没有人干预,”   

对于事情的进展,《中国商报法治周刊》将继续予以追踪报道。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