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治频道 > 法治聚焦 > 正文

天津北辰:一34岁男子被看守所羁押4天后死亡 警方拒绝回应

5月8日下午,山东聊城市一名在天津市打工多年的34岁男子荣坤,在天津市北辰区看守所待了4天后,山东聊城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的民警在该看守所提人时发现其突发不明原因疾病,遂将荣坤送往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急救,但经医院抢救无效后不幸死亡。

死者荣坤的哥哥荣朋告诉《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记者,他事后从警方获悉,其弟荣坤在5月4日因喝酒与一名雇主(天津劳务市场)发生口角纠纷而动手打架,报警后警察赶到现场将其带走询问。经警方查询系统提示,发现荣坤是一名网上追逃人员。

当天晚上10点左右,天津市公安局北辰分局将荣坤关进了北辰区看守所,并通知聊城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将人提走。据荣朋介绍,5月8日12点左右,聊城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派警员到天津北辰区看守所押解荣坤。在办理完交接手续准备提人时,聊城警方发现荣坤身体较差,荣坤随即被看守所内的在押人员用棉被抬至聊城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的警务车上。

“你是荣坤的哥哥吗?你弟弟不行了,正在医院抢救。”当天下午15时左右,荣朋第一次接到山东省聊城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一名米姓民警电话通知,让其火速赶往天津。17时左右,荣朋再次接到山东聊城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民警的电话,告知荣坤已经抢救无效后不幸死亡。

是什么原因导致荣坤死亡的呢?是自身发病还是被警方刑讯逼供,抑或是被看守所里的“牢霸”殴打致死?迄今已有2个多月过去,除了天津警方与山东聊城警方相互推诿责任外,荣朋及其家人仍然未得到两地警方的明确答复。

事后,天津市北辰区看守所的工作人员告诉荣朋,荣坤被送进看守所前曾做过体检,发现其身体健康并无其他疾病,并称看守所里有荣坤被羁押4天时间内的所有不间断监控视频。

“但看守所至今又不愿意让我们亲属查看监控录像。”荣朋告诉记者,他多次往返天津市公安局北辰分局问个究竟,均被其工作人员告知,“是谁通知你们家属的,你们就去找谁”。

山东聊城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的民警告诉荣朋,他们有证据证明荣坤是在天津北辰区看守所就已经不行了,虽然是他们送往医院抢救的,但是认为荣坤的死亡原因与其无关。

对于上述说法,7月5日上午,记者来到天津市公安局北辰分局采访核实。在北辰公安分局门口等了近一个小时后,记者见到了两名负责接待媒体记者采访的工作人员。在一会议室里,记者说明情况后,并将死者家属的反映材料提供给了天津市公安局北辰分局的工作人员。不过,接受记者采访的两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只是负责宣传工作,对于荣坤死亡的具体案情并不了解,需要核实情况后再给记者回复。

随后,记者致电山东聊城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一名吕姓办案民警采访核实。该民警在电话里回应称,他个人不方便接受记者采访,希望记者能去聊城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你联系我们单位宣传部门,当面可以接受你们记者采访,这样说得清楚”。

7月6日,天津市公安局北辰分局在此前接受记者采访的宋姓工作人员来电告知,要求记者前往天津见面。记者告知其已经回京,希望能书面回复或在电话中说明情况,但其以记者失约为由不愿以书面形式或电话里回复涉及荣坤死亡等相关问题。

记者从死者的家属处了解到,荣坤在2012年与其妻子离婚后,一直在外地干体力活(装修工),其女儿被判给了前妻抚养。

“去年11月份左右,聊城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一名实习工作人员通过我的邻居找到我,说让我给他们公安局交纳一万元费用,否则就对我的弟弟荣坤进行网上追逃程序。但我搞不清楚啥情况,也就没有给。估计是2018年春节前后聊城公安局启动了网上追逃程序。”荣朋在电话里告诉记者,据他自己向朋友打听到消息是,弟弟荣坤3年前在聊城跟朋友喝酒时,一名开夏利轿车的男子欠了荣坤一名朋友的钱,荣坤等人将夏利轿车直接开走,后来,夏利车主向警方报案。

荣朋说:“我弟弟后来一直在外面干体力活,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至今警方也未向我们亲属说明情况。”

为何聊城警方在接到天津警方的通知却过了4天才将荣坤提走?为何聊城警方在看守所里明知荣坤身体状况出现严重问题的情况下还将人提走呢?荣朋说,他至今都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截至记者发稿,记者用短信联系天津市公安局北辰分局的宋姓工作人员,希望予以回复相关采访问题,但其一直未予回应。

对于事情的进展,《中国商报法治周刊》将继续予以追踪报道。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