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治频道 > 法治观察 > 正文

孩子发生安全事故权益受损谁该担责

五一小长假期间,一则母亲将幼童锁进车内暴晒,交警用铁锤砸窗救人的新闻成为网络舆论热点,路人和网友纷纷向施救交警点赞,并谴责该事件中母亲不负责任的行为。几天前,同样有一位年轻的母亲为了去参加公司面试而将年幼的孩子锁在车内,导致孩子闷热出汗,痛苦无比,幸好被路过检查道路停车状况的警察救下才免于伤亡事故。

由于家庭结构的变化、出行方式的便利、游乐设施的多样化等各种因素,未成年人发生安全事故导致身体健康权益受到侵害的事件逐渐增多,那么,孩子发生安全事故权益受损该由谁来担责呢?

落水坠楼意外伤

家长责任不可免

经常关注社会新闻的人可能都会注意到,儿童意外伤害事故频发见诸报端,而在各类儿童意外伤害事故中占有较大比例的是意外落水、意外坠楼,例如在人工湖玩耍意外落水,未关好窗门在自家阳台意外坠楼,在商场扶梯、护栏边不慎坠落……在这些不幸事件发生的背后,父母作为孩子的法定监护人,监护责任的缺失、监护义务的不当履行导致未成年人权益受到损害的问题令人深思。

在这些场所发生儿童安全事故时,一般情况下其经营管理者均履行了必要的安全保障义务,例如:张贴警示标语和安全须知,播报安全警示广播,对特殊人群(老人、儿童等)进行特别告知等,发生儿童安全事故的责任大多需要孩子的法定监护人,即孩子的父母来承担。按照我国民法通则的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法定监护人,如果未成年人没有父母或者父母丧失了监护能力,要依法明确其他有监护能力和监护条件的人承担监护责任,监护人员负有保护被监护人合法权益的义务。

在各项监护义务的履行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保护未成年人的身体健康不受损害。就年初发生的天津南开大悦城两个孩童坠亡事件来说,该起事件应当由孩子的监护人,即其父亲负事故的全部责任。经过检测,商场的围栏高度和质量完全符合国家规定,已经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不存在过失,因此商场不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按照我国民法通则的规定,不满十周岁的未成年人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民事活动。发生事故的两名儿童均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作为监护人,其父亲应当对两名儿童所进行的活动尽到完全的照顾、注意、安全保障义务,维护两名儿童的合法权益,特别是身体健康权益。其父亲因为监护不当、行为过失导致两名儿童坠楼身亡,因此其应当对两名儿童的死亡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由此可见,这类案件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由于孩子的父母未尽到充分的监护义务而发生安全事故,需要承担全部或者大部分责任。

户外游玩出事故

经营场所要担责

随着文化娱乐行业的迅猛发展,许多游乐园为吸引更多的游客,新型游乐设施层出不穷,高空滑梯、儿童游泳、儿童飞天蹦极……在游乐园玩耍时摔伤以及被划伤、扭伤等儿童受伤的事故也屡见不鲜。从法律层面上说,按照我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也就是说,这些公共场所的相关管理者对不特定的公众都负有安全保障的义务,公园人工湖等设施的维护管理者、商场扶梯、护栏的经营管理者以及游乐设施的维护者等都负有在合理限度内保护他人人身和财产安全的义务,需要履行必要的防范损害发生的义务。同时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18条也明确规定:“经营者应当保证其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对可能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商品和服务,应当向消费者作出真实的说明和明确的警示,并说明和标明正确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方法以及防止危害发生的方法。”如果游乐场经营者违反了上述规定,应当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按照消法的规定,消费者有权要求游乐场承担赔偿责任。

但是在司法实践中,一旦发生儿童伤害事故,对于该类侵权的责任认定、责任承担比例和赔偿金额面临较多争议,调解难度大,维权不易。建议游乐设施经营者对游乐设施进行定期检查和维修,完善经营管理,确保游乐场所内设施安全,并尽到法律规定安全保障义务。同时,父母作为儿童的第一监护人,更应当切实履行监护职责,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财产及其他合法权益,防范儿童受伤害事故的发生。

道路出行多注意

家长监督随时伴

经济的迅速发展使得人们的生活水平和质量不断提高,随着道路交通的便捷化发展,有越来越多的家庭选择驾驶私家车出行,而安全隐患也逐渐增多。在现实中,全国很多地方的交警在道路交通安全执法中发现有较大比例家庭带儿童出行时,车座上并都没有安装儿童座椅,使得道路行驶中儿童的人身安全存在较大隐患,现实中也因此发生了较多的道路交通安全事故。因为儿童的身体结构与大人不同,车座上的安全带等安全设施无法保证儿童身体在行驶紧急的情况下得到有效保护,因此不同年龄的儿童应当乘坐与其年龄相匹配的安全座椅。为此,深圳市的道路交通安全新规规定,4周岁以下儿童乘坐小型、微型非营运载客汽车,应当使用符合国家标准的儿童安全座椅。而作为儿童监护人的父母就应当从孩子的安全角度考虑,配备儿童座椅,保障孩子人身安全。

同时,随着共享经济的发展,共享单车正在成为越来越多市民出行的选择,同时也出现了一个法律上被禁止的群体——12岁以下的儿童。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学龄前儿童以及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精神疾病患者、智力障碍者在道路上通行,应当由其监护人、监护人委托的人或者对其负有管理、保护职责的人带领。”根据我国2004年发布的《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中的明确规定,在道路上骑行自行车、三轮车必须年满12岁。那么,如果小学生骑共享单车发生交通事故应当谁来担责呢?一般认为,共享单车的应用平台作为服务提供者,首先要尽到安全警示义务,在应用平台注册时要严格核验身份,在单车醒目位置标注警示语(12岁以下儿童禁止骑行),扫码、开锁时及时提醒等。如果单车平台尽到了类似充分的警示义务,是可以免责的。但是作为12岁以下儿童的家长,则要尽到充分的监护义务,不允许其使用共享单车。若在共享单车骑行过车中发生道路交通安全事故,则要根据各方的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责任。

意外伤害会发生

亲职教育重履责

由于儿童年幼无知、缺乏社会经验,生活中的防范意识和对自我保护能力都比较弱,极易发生人身安全意外伤害事件。如果作为家长的监护人忽视了这一点,对孩子缺乏必要的照顾和监督,或者不能提供保证儿童人身安全的家庭环境、活动环境,那么意外伤害就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北京市石景山法院在司法调研中发现,父母监护错位致未成年被监护人权益受损、监护人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监护人教育方式不当、沟通方式简单粗暴、目前社会上对因监护不当导致被监护人权益受损的救济体系尚不完善等,是未成年人权益受损案件发生的主要原因,建议相关机构有针对性地开展丰富多样的亲职教育,对家长开展以监护责任为主的婚姻家庭法制教育,前往社区开展多种形式的家长亲职教育,提高家长的履责能力。笔者提醒作为未成年子女的父母,一定要充分履行好对子女的监护义务,保护好孩子的人身安全,让孩子在安全的环境中健康成长。

(作者单位: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