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治频道 > 法治聚焦 > 正文

《杭州2700万居间合同纠纷背后的区人大代表“涉案”疑云》追踪

“电话不接,发信息不回,手机设置套路。” 7月27日,记者在杭州市滨江区追踪采访一起长达4年的居间合同纠纷时再遇多个职能部门“闭门羹”。

5月25日,《中国商报法治周刊》以“杭州2700万居间合同纠纷背后的区人大代表涉案疑云”为题,披露了杭州市民沈利祥给方杰锋(朋友)介绍上市公司并购业务而产生一笔2700万元佣金(口头协议)的4年难解的纠葛。报道刊出后,引发了众多网友对“口头协议该不该遵循和履行以及社会诚实信用原则”法律问题的关注。

不过,在此报道之前,记者在杭州市公安局联系采访时就已经吃了一次“闭门羹”,在传达室苦等了近一个小时未能等到工作人员的一句回复。记者曾拨打该局纪检办公室以及督查室等多个电话,不是被拒就是被直接挂断。

迄今为止,已经2个月过去,记者并未得到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公安分局、西湖公安分局、滨江区人大以及方树强、方杰锋本人的任何反馈或电话回复。

《中国商报法治周刊》此前报道,2014年8月22日,福建一家上市公司冠福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冠福股份”)花18亿元收购湖北能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能特科技”)。

证明

图为寰宇创智(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向沈利祥出具的证明

记者调查核实,2015年11月20日,寰宇创智(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寰宇公司”)向沈利祥出具了一份证明:“我司,寰宇创智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对上市公司(冠福股份有限公司)寻找并购标的,通过(奚润)(沈利祥)介绍认识(杭州联创)法人:徐汉杰、(杭州万轮投资)法人:方树强、方杰锋,做成湖北能特科技与股票代码为(002102)的并购重组相关的所有业务。方杰锋当时承诺沈利祥并购成功后提取总额的1.5%作为业务费(总标的物为18亿元x1.5%=2700万元),和告知沈利祥不要买此上市公司股票。特此证明!”

然而,并购交易成功后,方杰锋并不承认与沈利祥双方之间的口头协议。“口头协议是否存在”“2700万元中介费是否属实”这些都成了双方争议的焦点。

记者采访发现,杭州市西湖区、滨江区警方曾为此多次介入调查核实,但其调查结果一直都秘而不宣。

报道出来5天后即5月30日,记者曾来到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分局采访求证。在杭州市滨江区委宣传部外宣办孙主任的陪同下,在门口,一名工作人员拿走了记者的手机号码后说当日会及时回电话,但至今都未接到滨江公安分局的任何电话回复。

7月27日(星期五)上午,记者再次来到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分局联系采访事宜。门卫接通了政工科的电话后,一名负责宣传的女工作人员给记者留下了办公室电话号码(0517-87702435)后说,“宣传科的沈主任开会去了,回来后我向他说一声。”直至7月30日(星期一)、31日(星期二),记者多次拨打该电话号码,均未有人接听。

当天,在杭州市滨江区政府大楼门卫处,记者试图联系滨江区人大常委会办公室采访时被拒。随后,记者与滨江区委宣传部外宣办孙主任取得联系,希望帮忙联系滨江区人大方面的负责人采访,孙主任答允了记者的请求。

李震1

图为沈利祥与李震的聊天记录

7月27日下午,记者再次联系滨江区人大办公室,一名女工作人员留下了记者的电话号码后说回头联系,再无下文。同时,记者在杭州多次拨打方树强与方杰锋的电话,一直未能打通,发信息也未予回复。

7月29日(星期天),当记者辗转在一家麻将馆楼上找到杭州市滨江区人大常委会西兴街道工作委员会的人大代表方树强采访时被拒,他手里拿着麻将说:“我没时间,我有权拒绝采访。”在记者的紧问之下,才说出一句“有事找我的律师”。

不过,匪夷所思的是,这名人大代表在事后却对外扬言,“他们记者是来道歉的,是想让我撤诉”。

7月30日上午,记者再次与滨江区人大办公室联系采访事宜,该女性工作人员回复称,“你个人不要上来,得有宣传部的人陪同才行”。但记者多次拨打滨江区委宣传部外宣办孙主任的电话时,电话一直都处于通话之中,未能接听。

沈利祥告诉记者,他3年多都一直找不到方杰锋本人,躲着不见,“神龙不见首尾”。

由于“讨要”2700万元中介费(佣金),沈利祥多次被杭州市西湖区、滨江区的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立案调查,因此颇为气愤。譬如在2016年8月18日,沈利祥去找方树强协商该起经济纠纷时发生口角,与其同去的一名伙伴顺手打了方树强一记耳光,被警方拘留12天。

但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两年前的2016年8月16日,沈利祥委托他人找方杰锋协商解决,在杭州市滨江区江陵路88号的万轮科技园(股东为方树强方杰锋)的门口,其驾驶的车子被多名社会闲杂人员砸坏(鉴定损坏价格9490元),并在方树强的办公室里被打伤,受害者向警方报案,行凶者和幕后主使者至今都未被查处。

沈利祥告诉记者,他们向警方提供了涉嫌行凶者等人照片,警方却说抓不到打人凶手,也无法破案,“当时出警人员不带走打人凶手,却把被打伤的人带去派出所询问。”

“期间,我被方树强举报说我车上藏有毒品,滨江区的几名办案人员立即就拦停搜车,发现什么都没有就扬长而去。为此,我被公安机关传唤了多次,估计警方也查实了我与方杰锋的口头协议存在,但就是不给明确答复,因此拖延至今。”

对此,沈利祥与方树强、方杰锋父子周旋了整整4年,仍然拿不回本该属于他自己的2700万元中介费。于是,沈利祥认为,正是方杰锋的父亲方树强自持是一名“区人大代表”,多次从中作梗,才使得双方的经济纠纷陡然升级。

沈利祥告诉记者,杭州市滨江区公安分局为此都去了杭州联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联创”)以及上海公司调查取证过,“如果自己没有与方杰锋存在口头协议,我早被警方抓进去了,索要2700万元的巨款就是敲诈未遂,也够判无期徒刑”。

领军1

图为沈利祥与凌军的聊天记录

“2014年3月5日,方杰锋让我带着杭州联创的贾先生去上海见上市公司方面的人,贾先生的车票都是我买的,方杰锋从另一个地方乘飞机过去。谈完事了,方杰锋与我一起回的杭州,回杭州的车票是方杰锋买的,贾先生当天呆在上海因有事未回。”沈利祥告诉记者。

对于上述说法,7月31日,记者在贾先生的口中得到了证实,“我已经配合公安机关调查了,但他们口头协议的数额具体是多少,我确实不清楚。”

一名知情人徐先生告诉记者,杭州市滨江区的企业人士都知道沈利祥与方树强父子存在2700万元的中介费纠纷,他们双方以前都是朋友,所以没有书面的,只有口头协议。

“方杰锋开始是想赖掉,说只给沈利祥270万元算了,但沈利祥不答应。方树强后面又找社会上的人想摆平,就传出来话说,方树强答应给沈利祥1000万元,后面又加到1500万元。沈利祥说,方树强你答应给1500万元,那不如把2700万元都给他。”徐先生说,后来该事情谈不拢,就不了了之。

徐先生透露,方树强后面又找到一名赵老板当中间人找沈利祥协商,说都是朋友就各让一步,折中处理算了。但沈利祥答应了后,方树强又不答应。

对于上述说法,记者曾致电徐先生口中所说的赵姓老板时,他在电话里带着生气的语气好意劝阻记者:“我没有时间掺合他们的事,你们记者也不要去掺合他们的事。”

“赵老板说让我答应只要1500万元算了,但是方树强又不答应。后来有一名蒋姓老板告诉我,方树强给他说答应出六七百万元了结此事。”沈利祥认为,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分局个别领导在“保护”方树强,甚至认为方树强作为一名人大代表疑似“涉黑”,于是,他多次给滨江分局局长凌军、副局长李震打电话或发短信,要求滨江公安分局进行依法依规的处理。

采访中,一名受害者韩亮告诉记者,他在2008年12月也被方树强雇凶给打伤过,2015年11月,方树强还请了一名姓汪的人送了30万元赔偿我的医药费等损失,“我没有要他的钱,只想让方树强说一声道歉。”

不予立案_副本

图为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区分局作出的不予立案通知书

“我在2006年就不跟方树强打交道,这人很不讲信用。我在2007年举报他侵占国有资产时,在2008年就被方树强雇请了在社会上被称为钟大哥的几名手下打伤,后来这个钟姓的社会大哥当着面还说过对不住我,认为不应该打伤我,可惜他前两年去世了。”韩亮说 。

截至记者发稿,对于上述沈利祥等人向记者投诉反映的问题,方树强及方杰锋一直未予正面回。

不过,7月3日,方树强与方杰锋以“2018年5月30日,两原告委托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向被告发送律师函电子邮件,要求被告删除案涉文章并向原告道歉,被告置之不理,至今案涉文章仍未删除”为由,并以侵犯其名誉权而将本报诉至杭州互联网法院。

对于事情的进展,《中国商报法治周刊》将继续予以关注。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