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治频道 > 法治聚焦 > 正文

河南永城:同一民事借贷案的“民变刑”升级迷局

同一民间经济借贷纠纷,同一涉案当事人,在河南省永城市当地法院民事立案已判决担保人不承担责任之后,当地公安机关却再以诈骗犯罪立案侦办,并仅对涉案四人中的一名担保人——齐德仁实施收押报捕,在当地引发热议。

齐德仁的律师田耘表示,对于民间借贷纠纷,公安部接连下发过多道通知,强调严禁越权干预。禁令当前,永城市公安机关缘何还敢强行插手经济纠纷,而且通过刑拘批捕关押被告人,逼迫其偿还担保的借款,这不得不让人质疑其中有无关系案之嫌,有无公权力滥用。

投资担保却惹来了“飞来横祸”

 今年1月31日,河南省永城市公安局以齐德仁、蒋清召二人涉嫌诈骗罪为由将他们刑事拘留。3月8日,齐德仁因涉嫌诈骗罪被永城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4月8日,永城市公安局将此案向永城市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

“我们全都懵了。”面对接二连三发生的这一切,齐德仁的妻子尤海玲除了惊愕还是惊愕。“原本是投资搞工程,在资金不足的时候,齐德仁作为借款担保人借了钱,怎么也想象不到竟会惹来这些祸端。”

事情还要从2014年12月说起。当时,许友华、许守业承揽了永城市风尚国际小区项目的工程,需交工程押金150万元。

因资金不足,许友华、许守业于是找到永城市农商银行工作人员蒋清召。三人商议后,蒋清召同意入股参与工程。但蒋清召称,在其所在银行贷款手续繁琐、周期比较长,耽误事。不如向其熟悉的专业做投资担保贷款公司的郝玉龙、付加鹏私人借款。

由于公职人员可信度高,更能获得民间借贷公司的信任,蒋清召便联系其在永城市园林局工作的同学齐德仁,后四人签订合作协议,共同承建永城市新城风尚国际小区建设工程,并由齐德仁、蒋清召为担保人共同向民间借贷公司进行借款。

2014年12月18日,经蒋清召介绍促成,借款人为许守业,担保人为齐德仁、蒋清召,从郝玉龙处借贷80万元,利息6分,借款期限15天。

2015年1月7日,又经蒋清召介绍,从付加鹏处借贷70万元并书写欠条,借款人为许守业,担保人为齐德仁、蒋清召,月息4分,借款期限30天。不过,借款人实际收到借款只有52万余元。

据了解,在付加鹏70万元的借款中,2.8万元被作为利息直接扣除,15万元则被蒋清召支取。

后来,因许守业在约定期限内未能及时还钱,付加鹏向法院提起了诉讼,经永城市人民法院和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定为民事纠纷案件。2017年8月9日,法院依法判决,因被告人齐德仁担保期间已过,判定其不承担还款责任。

齐德仁本以为事情到此结束了,没想到永城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却将此案定性为经济诈骗案,并于2018年1月31日,将齐德仁以涉嫌诈骗罪刑事拘留。

公安机关被指插手经济纠纷

据相关资料显示,2017年12月,郝玉龙、付加鹏向公安机关报案,永城市经侦大队对齐德仁、蒋清召二人以经济诈骗立案。

对于民间经济纠纷,早在1989年公安部就下发《关于公安机关不得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案件处理的通知》,1992年发布《公安部严禁公安机关插手经济纠纷违法抓人的通知》,1995年又印发了《公安部关于严禁越权干预经济纠纷的通知》。

特别是今年4月16日,银监会会同公安部、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联合出台了银保监发[2018]10号通知第四条明确指出,民间借贷发生纠纷,应当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处理。

本案中,永城市经侦大队立案之时,法院的判决已经作出,明确齐德仁不承担还款责任。

田耕称,永城市公安机关完全置案件性质为民事纠纷于不顾,公然违犯关于《公安机关不得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案件处理的通知》,强行插手经济纠纷,而且通过刑拘批捕关押被告人,逼迫其偿还付加鹏的借款。这不得不让人质疑其中有无关系案之嫌,有无公权力滥用。

同一案件当事人,除了齐德仁,作为借款人的许守业、同为担保人的蒋清召又是何情况?身在何处?《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记者遂向永城市公安局及经侦大队求证。

2018年5月18日下午,永城市公安局宣传科负责人告诉记者,经向侦办该案的经侦大队宋旭东副大队长通话了解,之所以定性为诈骗罪,是因为许守业、蒋清召、齐德仁等人借款后,并未用于其向出借人所口述的钢结构建设等工程,而是部分用于了风尚国际小区的建设工程,部分用于偿还个人债务,改变了借款的用途。

该负责人还介绍说,据经侦大队宋旭东副大队长称,蒋清召经医院检查处于食管癌晚期,许守业则因患有心脏病,所以,蒋、许二人均不适合关押,都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仅对齐德仁执行了刑事拘留,并已批准逮捕。

尤海玲告诉《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记者,如果齐德仁为借款人,那么无论如何,他们也会把借贷还上。关于许守业未在借款期限内还钱一事,齐德仁当时出于道义,告诉付加鹏,等风尚国际小区建成对外销售,他可以把借款还上。但事发后,几人负责的6、7、8、9号楼只建成三层便被已开发商收回。齐德仁目前在该项目投入的八百多万何时进行结算,也因此被搁置。

尤海玲称,她此间曾见到过许守业和蒋清召,发现其不像公安所说的身患重病甚至病入膏肓,直言对此深存质疑。

同时,尤海玲向记者出示了有她签字的两套房屋买卖合同书及两份收条,显示为付加鹏手写签名,于2018年2月9日、2018年2月10日分别收到“齐德仁还款”叁拾肆万捌仟元、贰拾捌万元整。

公职人员放高利贷还吃空饷?

事情发生后,齐德仁家属进行了反思,在他们看来,一切的祸根或许来源于他们惹了不该惹的放贷方——付加鹏。

据称,高息放贷的付加鹏是永城市国土资源局一位工作人员,其经营管理着一家投资担保公司。其兄长付家林是永城市公安局纪委书记。

尤海玲告诉记者,齐德仁被刑拘之后,他们被迫分两笔还了60多万元贷款,“原以为像他们说的,把钱还了,人就会放出来了,可后来才知道,因为齐德仁与付加鹏通过手机信息对骂过,对方说,现在就算还了钱也不行,非要让齐德仁坐牢10年以上。付加鹏是国土局公职人员,他哥哥是市公安局纪委书记,人家现在有钱又有势,这可咋办啊?”尤海玲说完已泣不成声。

付加鹏果真是公职人员吗?《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记者日前前往永城市有关部门进行调查了解。

5月17日下午,永城市国土资源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付加鹏确是该局工作人员,但他已于2017年下半年划拨到永城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工作了。

随后,记者来到永城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二楼的人员去向牌中确实有付加鹏的名字,并显示为在岗状态。

该局办公室杨主任告诉记者, 2016年12月,交易中心设立,工作人员全是从其他单位划拨过来的,付加鹏已于2017年划拨到此,但一直就没来上过班。记者问到办公室门口的人员去向牌为何显示付加鹏在岗及他的去向,杨主任称,这是人家的私事,他也不好过问。

5月18日15时,记者再次赶到交易中心,却发现人员去向牌中付加鹏已被显示为请假状态。

记者问及付加鹏去向及具体岗位,该中心主任侯方玉的回答明显矛盾,先是称自他2017年8月到该中心当一把手以来,就没见到过付加鹏,后又称付加鹏这几天请假去上海招商引资了。并让办公室杨主任取来付加鹏的外出请假条,显示请假时间为5月15日至5月18日。侯主任称,付加鹏所在科室是监管科,但目前相关手续还未转来,工资仍由国土局发放。

当记者质疑该请假条填写的多项内容,其笔迹明显与付加鹏签名笔迹不同,并对该中心侯主任当众脱鞋,把脚踩在座椅上的行为予以提醒纠正时,该主任勃然大怒称,付加鹏因私下放贷,多人曾到该中心找他闹事,记者来意也大抵为此。随后便摔门而去。

对于付加鹏对外放贷资金来源一事,多位知情人告诉记者,付加鹏先从别处借贷低息资金,后以5、6分高息放贷出去,赚取中间差价。凡是借贷不还,便让其哥哥付家林通过公安手段进行拘留,后向检察机关移交起诉。一旦还钱,便取消诉讼,公安放人。兄弟二人便是通过这种手段谋取暴利。

据知情人提供的资料之一显示,自2016年以来,付加鹏仅通过诉讼公开的15笔放贷金额已达800余万元。

知情人告诉记者,2000年,付家林时任永城市演集派出所所长,派出所进行租地新建,建成后,其紧邻派出所户籍室的两间门面以派出所拖欠工程款为由过户给付加鹏,后付加鹏租赁给别人进行商业活动。

经记者实地探访,紧邻演集派出所户籍室确实存在两间门面房,用于打印和对外销售饮料等使用。侯亚林副所长告诉记者,他是2017年8月调来的,来后这种现象便一直存在。派出所占用的土地是租来的,至于那两间门面房情况他不清楚。

5月18日下午,记者就相关情况向永城市公安局提出采访该局纪委书记付家林,却被告知等待回复。

对此,《中国商报法治周刊》将继续予以关注。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