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治频道 > 法治聚焦 > 正文

福建“套路贷”再曝光:虚假诉讼或与法官有染

一切都是那么平静。

几年来,福建武夷山兴盛永置业有限公司(下简称兴盛永)一直没有什么消息,大股东、法定代表人吴永新因“非吸”获罪,已经长时间没有和小股东彭淑霞联系。早年间,彭淑霞曾与吴永新一同投资设立兴盛永,占30%股份。常年奔波在国外经商的彭淑霞,一直挂念公司名下的资产是否安全。

2018年春节后,彭淑霞开始在网路上检索兴盛永,这一看,让彭淑霞心惊肉跳。

公司欠债

原来,早在两年前,兴盛永就已经出现了重大资产风险。

因“吴永新、魏季峰向于小榕借款人民币3000万元,由吴永新分别担任法定代表人和大股东及董事、总经理的兴盛永、武夷山龙鼎置业有限公司(下简称龙鼎)用名下的地产开发项目担保而承担保证责任,偿债案件已调解生效”。

彭淑霞知道,这份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调解书已于2015年8月31日生效,那就意味着——兴盛永要用公司名下的巨额资产偿债,而且永远失去了上诉的机会。

作为兴盛永的股东,不仅彭淑霞不知道这个借贷和诉讼,吴永新也不知道。近三年来,公司到底发生了什么?

借贷的名义

2018年5月,吴永新告诉探监的家人,从没有向于小榕借过3000万元。

身陷囹圄的吴永新,现在每天都在努力回忆自己的经商历程。他否认曾经和魏季峰一起向于小榕借过这笔钱。他懊悔的是,自己因为企业资金紧张,陷入了骗子的“套路贷”,很长一段时间还把骗子们当成拯救企业的菩萨,对骗子们言听计从百般信任,以至于自己因为不断向骗子们借高利贷又难以承担,不得不向亲友和自己的职工借款偿还那些高利贷,最终成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获罪入狱。

几年前,吴永新结识了几个福建福清的“大老板”,这些“大老板”自称不仅有钱,还有资源,可以帮助吴永新向银行贷款。“大老板”告诉吴永新,要贷款就需要有好的账面“流水”,这些“流水”他们可以帮吴永新做。于是,他们给吴永新的账户打款,又马上转走,形成“流水”。为了显示这些资金流动的真实性,还需要做合同,用吴永新的公司资产担保,用来“让银行检查”。

吴永新告诉探监的家人,当时企业现金流紧张,他急需资金解困,就听从这样的建议,照办了。谁知最终没有贷到款,他反倒欠下巨额借款,连企业资产也被设计掉了。

多名知悉此案的法律界人士认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自己还不了,担保人承担还款责任也属应当。但关键的是,骗子们设计这些“套路贷”,最终大都通过诉讼达到占有借贷人资产的目的。而在至关重要的审判环节,骗子们为什么可以屡屡得逞?执法者尽到了哪些责任?

委托书涉嫌伪造

案卷显示,于小榕2015年7月以“保证合同纠纷”将兴盛永和龙鼎诉到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这两家公司承担吴永新借贷的赔偿责任。此案2015年8月28日开庭,双方同意调解并当天形成了调解协议,法院随即作出《(2015南民初字第204号)调解书》。

卷中可见,兴盛永的代理人是兴盛永公司文员夏威,他手持“兴盛永和吴永新的授权委托书”出庭,这份授权委托书的开具时间是2015年8月25日,并加盖有兴盛永的公章和吴永新名章,但没有吴永新本人签名。

事实上,吴永新已于2015年8月19日因“非吸”被警方刑拘,与外界隔绝,根本不可能出具委托书;而且,委托书上的这枚兴盛永的公章也早已被作废。

兴盛永股东和吴永新家人告诉《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记者,夏威原本不是兴盛永职员,是那些给吴永新放高利贷的“大老板”介绍给吴永新“帮忙打理公司”的。彭淑霞也记得,2015年7月,兴盛永的公章被夏威等人使用后告知“丢失了”,兴盛永随即于2015年7月29日登报声明公章、合同章遗失,并按照规定重新刻制了公章和合同章,新章保管得很好,也一直没有使用过。而吴永新透过探监的亲属表示,自己从未给夏威出具过任何形式的委托授权。

在兴盛永股东看来,夏威等人涉嫌伪造兴盛永公司及法人代表的授权、给公司造成巨大损失已涉嫌犯罪。日前,兴盛永方面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法官主持了缺席调解

在这起已发生的诉讼中,法院作出的《民事调解书》也是漏洞百出。一位认真研究了全部案卷的法律人士表示,在当事人或其代理人没有出庭的情况下,所谓的调解协议应属无效。南平市中院依据无效调解协议作出《民事调解书》,违反民事诉讼法。

法院留存的审判资料显示,被告系兴盛永和龙鼎两个法人,夏威持兴盛永的授权委托书,而龙鼎无人参与庭审及调解。庭审笔录中有明确记载:“被告武夷山市龙鼎置业有限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庭依法做缺席审理”。

上述法律人士表示,缺席审理可以,但缺席不可以调解,“当事人都不在,调解什么?”

然而,南平市中院的法官陈君精、黄晓健、张聪荣却在当天审理并主持了调解,当天就形成了调解协议,两天后,法院作出《民事调解书》。

“他们不仅阻断法院与当事人的联系,而且敢于违法缺席调解,还急匆匆地作出调解协议。法官不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解释只有一个——串谋者已经无所顾忌。”另有法律人士称,案件审理中,法官不仅无视兴盛永其他股东存在,而且在龙鼎无人到庭的情况下,当天就形成了《调解协议》,协议居然又盖有龙鼎及其法定代表人(林连珠)的公章与名章,法院并以此作出了对兴盛永和龙鼎极为不利的《民事调解书》,“龙鼎的章是什么时候盖上去的?谁盖的?这是明晃晃的违法”。

另有法律人士认为,其实这起诉讼的程序还存在其他严重问题,同样涉嫌违法。案卷资料显示,涉及兴盛永和龙鼎的传票、应诉、举证等法律文书,由夏威签名代收。“即便夏威持有兴盛永的委托书,龙鼎公司没有委托夏威啊,法院这样做,绝不是不懂法,而是他们已和骗子们沆瀣一气。”

以《民事调解书》为标志,这起“套路贷”的大戏拉下了帷幕。表面上看,一切都是这么合情、合法。如果不是判决文书上网公示,彭淑霞和兴盛永,以及这个社会,都将不知情。

2018年5月,吴永新的亲属向南平市中院举报陈君精、黄晓健、张聪荣等法官违法裁判,但他们至今未得到南平中院的任何回复。

日前,《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记者发函要求采访这起法官被指违法裁判的案件,但截止发稿,采访问题并未得到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任何答复和回应。

延伸阅读

从各地公安机关查处的此类案件来看,“套路贷”的基本套路如下:首先,制造民间借贷假象。对外以“小额贷款公司”“网贷公司”“理财公司”等名义招揽生意,与被害人签订借款合同,制造民间借贷假象,并以“违约金”“保证金”等各种名目骗取被害人签订“虚高借款合同”“阴阳合同”及房产抵押等明显不利于被害人的合同。其次,制造银行流水痕迹,刻意造成被害人已取得合同所借全部款项的假象。第三,单方面肆意认定被害人违约,并要求被害人立即偿还“虚高借款”。随后,恶意垒高借款金额,在被害人无力支付的情况下,介绍其他假冒的“小额贷款公司”“网贷公司”或个人,或者“扮演”其他公司与被害人签订新的“虚高借款合同”予以“平账”,进一步垒高借款金额。最后,软硬兼施“索债”,或者提起虚假诉讼,通过胜诉判决实现侵占被害人或其近亲属财产的目的。

——别上了“套路贷”的当》  经济日报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