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治频道 > 法治聚焦 > 正文

中国红牛身陷商标授权到期 经营期限再面危机

“红牛”商标之争悬而未决,从2017年7月开始,双方展开密集诉讼,各不相让。

2018年年初,华彬集团的老板严彬,似乎已酿酝多时,试图用“战马”替代“红牛”,意欲挤兑中国红牛在国内功能饮料市场的份额。但看似其雄心勃勃的背后,却隐匿着一种被打肿脸充胖子的担忧。

据媒体报道称,泰国天丝(红牛创始人)认为自己与华彬集团在中国20多年的合作中,从没有收到华彬集团的利益分红,因此拒绝继续授权华彬集团的红牛商标使用权,并将华彬集团多次诉至法庭,要求华彬集团停止使用红牛商标,并欲收回所有涉及中国红牛的商标权。

对此,华彬集团却采取不回应不澄清的态度,甚至以公司领导要求员工不得对外发布任何消息为由,塘塞公众对各种疑虑的关切。

记者梳理资料时发现,自1964年许书标在泰国发明了红牛功能饮料并推向市场后,大受泰国及国际市场消费者的欢迎。许书标创建的泰国天丝为红牛产品及商标的创始公司,在泰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持续拥有和实际使用红牛的商标。

1995年,许书标与严彬在泰国成立合资公司,通过这家合资公司向中国投资,成立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牛公司)。泰国天丝通过将部分红牛商标授权给中国合资公司使用而将红牛商标引入中国。商标许可期限至2016年底(但到期后并未再继续授权)。于是,中国红牛合资公司便一直承担红牛产品在中国的生产和营销。经过市场的多年经营,严彬旗下的华彬集团通过注册多家独资的“红牛公司”,转移了红牛产品的大部分生产和销售,一晃就是20年。

目前,红牛功能饮料畅销全球160多个国家及地区,并已在全球功能饮料行业占据绝对优势,在全球范围内均享有极高知名度和美誉度。

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红牛合资公司的经营期限已于2015年底到期,中国裁判文书网也可查询到中国红牛合资公司各股东因该经营期限而引发的系列诉讼,目前相关案件仍在审理之中。

业内人士分析,如果正如前述所说,法院已经确认中国红牛合资公司的经营期限于2015年底到期,中国市场的红牛销售行为可能将面临“侵权”。

记者采访发现,从泰国天丝对华彬集团旗下一直负责生产销售的湖北红牛公司、江苏红牛公司、广东红牛公司均提起的“要求停止使用’红牛’商标并不得使用’红牛’作为企业名称”的相关诉讼来看,这些公司存在一直未取得泰国天丝关于红牛商标授权的事实,且华彬集团未经泰国天丝许可便擅自授权旗下公司生产、销售红牛产品。

据了解,泰国天丝在与华彬集团的合作期间,泰国天丝本着友好合作的态度,并未对华彬集团擅自使用红牛商标的侵权行为提出法律异议。但由于华彬集团发生了在与泰国红牛授权到期将会合作无望时而采取一些在中国市场打压红牛产品的不良行为之后,泰国天丝不得不新账旧账一起算,将其诉至法院,试图维护其正当权益。

但从目前的舆情发酵的情形来看,华彬集团似乎对商标授权到期及中国红牛经营期限到期均早已做好了精打细算。

譬如华彬集团成立的战马公司,实际上在2016年2月24日就已经登记注册。至2017年7月,战马公司已在重庆、辽宁、湖南、江苏、甘肃、北京、深圳、杭州设立8家分公司。战马商标更是早于2015年就已经向商标局申请注册。

从目前的发展形势来看,尽管“战马”饮料已于2018年年初上架销售,并推出了“买战马促销装享’一元乐享’红牛一罐活动”,但目前其捆绑红牛的销售手段似乎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红牛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地位依旧是根深蒂固。

不过,泰国天丝真的不再对中国红牛进行商标授权,战马这一促销活动就有可能侵犯了泰国天丝的红牛商标专用权。

资料显示,华彬集团这些年的发展,资本扩张速度加快,不但逐步投资和组建旅游公司、房地产公司等,早在2015年,在北京就建成一座占地6000亩,品牌价值高达100亿元的华彬庄园,旗下拥有华彬中心、华彬航空、华彬石化等跨产业链。

不过回过头来看,华彬集团凭借着红牛的巨膀,打造了自己的“华彬王国”,却因赚了钱不肯给老东家分红而不顾一切撕破脸,确实不是一家大企业应有的做法。  

日前,中国红牛负面消息不断,不但传出公司裁员的消息,相关诉讼活动也被传得沸沸扬扬。

在双方诉讼正是剑拨弩张的时候,华彬集团董事长严彬又被曝出在2014年诈骗一名前合伙人吴猛的8000多万元的投资款,并被吴猛实名举报。目前,相关案件已有明显进展。

事实上,目前中国红牛商标的续约一直没有定论,而华彬集团方面自始至终都拒绝对此事发表任何言论。

日前,严彬曾在某现场首次公开回应红牛商标的纠纷时称,当初引入红牛品牌时在轻工业部、中国食品集团等方面均有备案,“红牛商标授权期并非20年,而是50年。”但对于严彬的这种表态,泰国天丝方则向外界回应称,授权合资公司的最后一份《商标许可合同》,是在2009年6月1日签署,针对授权合资公司的商标许可协议,授权期限为2016年10月6日。

“因此严彬先生所述内容并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我们正评估各种方案,包括启用新的商业模式,并将采取所有必要措施来保证红牛继续为中国市场服务”。

记者采访了解到,泰国红牛早已对严彬及原委派到红牛公司的董事产生“信任危机”。由此,泰国红牛已于2018年初,出具了《委派及罢免函》,将原委派的严彬(董事长)、张立刚、严丹骅、费晓暄董事予以免职;重新委派了蔡业生(董事长)、许雅洁、许明、卓俐芬作为红牛公司现任董事,并委派蔡业生为信任董事长。

但目前,严彬未将董事罢免信息公开,仍以红牛公司董事长名义参与重大事项的管理职权。

对于上述泰国天丝与华彬集团因商标授权之争等方面的说法,昨日(12日),记者试图与华彬集团方面联系采访事宜。但记者拨打华彬集团在官网上公布的电话(0108528528)采访求证时,该电话均为无人接听。记者又致电该官网上公布的华彬庄园的联系电话(01089796868),一名女性工作人员接电话后称媒体采访与华彬庄园无关,“我们没有总公司的电话号码,不便提供。”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