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治频道 > 法治聚焦 > 正文

郑州经开区王士明村2.4亿征地款去向不明 村民多年举报未果

郑州1

图为王士明村新村

全村2345.1亩土地,在2009年1月至2017年4月期间分别以每亩2.5万-7万元不等的价格被征用后,郑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潮河办事处王士明村(以下简称“王士明村”)为此获得了共计2.41亿元的集体土地征地款(土地款与地上附属物款)。

由于村级账务从不公开,加上账务管理混乱,造成该笔2.41亿元的土地征地款去向不明。为此,村民张百春、张玉忠等人多次向有关部门实名举报原村党支部书记张铁秀及驻村干部赵青燕等人涉嫌侵占、截留、贪污挪用村集体土地征地款。但村民举报多年无果,遂向媒体报料。

王士明村共有4个自然小组,全村约1500人。2012年至今,村民多次信访省、市纪检部门,举报和反映集体土地征收款去向不明,以及土地款被村干部涉嫌贪污、侵吞(2014年河南省督办案件)等问题,主要集中在原村支书张铁秀在任期间。但被村民举报后,在2004年就已经担任村支书的张铁秀,在2014年村两委换届时离任。

记者调查核实,张铁秀曾为政协郑州市十一、十二、十三届委员会委员。“天眼查”资料显示,成立于2009年4月24日的郑州士明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目前信息显示“吊销”),3名股东分别为张铁秀(20%)、张百忍(60%)、赵晓瑜(20%)。

2014年,张百忍接替村支书张铁秀的职位,当选为王士明村支书至今。赵晓瑜在王士明村的村会计岗位工作已长达8年。

王士明村一名村民告诉记者,现任村支书张百忍的党员身份资格涉嫌造假。“张百忍是张铁秀的亲信,他在退伍前为预备党员,但退伍后在有效期内并没有转为正式党员,10多年过去,即2013年的时候,还不是正式党员。但在2014年村两委换届选举时,张百忍转身就成了一名党员,开始担任村支书一职。今年3月,村支委换届时,多次殴打举报人的张百忍,却再次当选为村支书。”

对此,潮河办事处负责纪检工作的梅治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称,他对于张百忍的党员身份涉嫌造假的情况并不清楚。

据王士明村多名村民向记者透露,2013年3月,多名村民联名向郑州市纪委反映村支书张铁秀涉嫌严重违纪﹑滥用职权,以及村财务从未公开﹑村集体重大资金去向不明等问题,市纪委在接到村民举报后,要求郑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以下简称“经开区”)纪委严查速办。

“经开区纪委不但不及时处理张铁秀涉嫌违纪违法的行为,反而把举报人泄露给张铁秀。后面虽然查清了账目,但却迟迟未公开。2017年,经开区纪委把我们村民叫去说,村民反映的问题很严重,已经责成潮河办事处查处。但时隔1年多,潮河办事处并未公布处理结果。”张百春这样告诉记者。

郑州2

图为村民信访受理告知书

记者采访发现,时间载明为2017年的潮河办事处多份信访事项受理告知书与处理意见书的内容显示,张百春、张建峰、赵胜强等村民反映集体土地征地款与拆迁补助款不知去向,以及村级账务多年不公开等问题,均多次记录在案。

对此,潮河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梅治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称,潮河办事处多次派驻工作人员调查核实上述村民反映的问题,并进行了书面回复,但村民并不认可。

多名村民告诉记者,经开区纪委与潮河办事处有涉嫌包庇被举报人的嫌疑。

5月28日,张百春向记者提供了由郑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潮河办事处(以下简称“潮河办事处”)出具的2份不同内容的《征地款账目明细表》。

一份《征地款账目明细表》是在村民强烈要求下,由潮河办事处在2017年处理信访意见时拿出来出示给村民的资料;另一份《征地款账目明细表》则是从潮河办事处国土所拿出来的真实详单。

记者采访发现,前一份《征地款账目明细表》被拿来当作回复村民的书面材料。该份书面材料显示,从2009年至2017年,王士明村涉及36个土地项目(并未载明全村土地亩数总和),征地款合计1.3952亿元。其中,地款、附属物款及过节福利、预征附属物款共支出12189.58184万元,剩余1763.34662万元(记者注:潮河办事处回复村民的材料里写明,另需退管养中心补征34.1787万元和三晖73.9296万元)。

后一份《征地款账目明细表》里,则详细载明了王士明村全村土地为2513.92亩(剩余168.8165亩),其中被征用的2345.1035亩土地,应付征地款合计24156.31388万元。

该份账目显示,财政已付征地款1.645亿余元,尚欠7700万元未支付,扣除全村962人社保资金1847.04万元,还欠5853万元(存留在村账户里)。

记者看到,这份《征地款账目明细表》均详细记载了土地征收的时间、项目位置、土地性质(农用地与建设用地)、应付土地款、区片价、拨付标准、应付附属物款、应付征地款合计等内容。

“潮河办事处提供的征地款、附属物款以及过节福利等支出的1.2189亿余元,并未显示明细,该支出款项出处不明,完全是忽悠村民的把戏。”村民张中堂这样告诉记者,村民每年依法享有的福利待遇寥寥无几,但潮河办事处出具的《征地款账目明细表》里,显示2011年至2017年的逢年过节群众福利支出款项高达5130万元(2011年至2017年分别为571万元、1951万元、250万元、1345万元、603万元、408万元)。

“这账目上涉及村民福利的支出款项的数额如此巨大,其实根本没有用在村民身上。”村民张百春也告诉记者,较之上述两份《征地款账目明细表》的内容可以看出,载明的征地款总额竟相差1.0203亿元。他指出,就以两份不同的《征地款账目明细表》载明的“G107管养中心”项目(2014年10月21日)作比较,其征地款数额均不相同,一份载明是688万元,另一份载明则是825万元,两者相差137万元。

“这一亿元土地征地款都去哪里了?我们2015年向经开区纪委反映后,纪检干部孙兆伟称管养中心项目的688万元征地款都以每户3万元分给了村民,实际上我们根本没有得到一分钱。后来,孙兆伟一直拖延着不给我们处理结果,至今2年多了,该案还没有结论。”张百春说,2017年5月,村民去省信访局反映情况,经开区国土局的一名李局长牵头调查管养中心项目的土地征地款,该局回复称680万元还在村账目上,但也未给村民任何处理意见。

另一名村民告诉记者,2017年6月,村民曾去中纪委反映问题,回来后,潮河办事处的一名赵姓工作人员回复村民称,“没有管养中心项目这笔土地征地款”。

对于上述说法,5月28日,记者在潮河办事处采访时,梅治安回应称,王士明村的村民举报原村支书张铁秀、驻村干部赵青燕以及其他村干部涉嫌侵占集体土地征地款等方面的问题,办事处也处理过多次,但村民都不认可。

“张铁秀在2014年不当村支书了,他的家人之前移民加拿大也属实。不过,对于村民的举报问题,目前均由经开区纪委监察局的孙兆伟调查处理,他们那里有调查结论。”对此,梅治安要求记者去经开区纪委采访了解。

随后,记者又来到经开区纪委联系孙兆伟采访求证。在办公室里,一名工作人员要求记者等待,在其与孙兆伟联系后,告知孙兆伟并未答应接受采访,并要求记者联系经开区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对此,截至记者发稿,经开区宣传部以及经开区纪委均未予以正面回应。

对于事件的进展,《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记者将继续予以追踪报道。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