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治频道 > 法治论坛 > 正文

无交通事故责任划分时如何认定工伤

基本案情

2017年6月5日下午18时,王某驾驶摩托车下班回家,途中行至某路段时与张某驾驶的轿车并行行驶,后摩托车倒地,王某当场死亡。交警部门做出的交通事故证明记载,事发地点没有监控视频摄像,经询问相关人员和检验鉴定无法做出责任划分,依据现有证据无法查实事故原因。王某所在的公司向当地人社局提交工伤认定申请,人社局认为,本次事故系单车事故,主要由于王某不安全驾驶行为导致,据此认为其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认定工伤的规定,不予认定为工伤。王某的母亲孙某不服该决定,依法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撤销。

本案应如何处理,有两种不同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劳动者应承担其在交通事故中“非主要责任”的举证责任,否则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第二种观点认为,人社局若不予认定工伤,应查实劳动者在交通事故中承担“主要责任”,否则法院可撤销其决定。

法律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理由如下:

认定劳动者上下班途中交通事故伤害是否为工伤标准唯一、路径多元

劳动者上下班途中遭遇交通事故伤亡能否认定为工伤,《工伤保险条例》规定了时空条件、交通工具类型和责任标准,即在“上下班途中”,遭遇“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交通事故中劳动者承担非本人主要责任”,进而确立了交通事故中认定工伤的唯一标准即“非主要责任”。判定是否为本人“主要责任”的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要求以有权机构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结论性意见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等法律文书为依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事故责任认定书和结论性意见的除外。前述法律文书不存在或者内容不明确,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就前款事实做出认定的,法院应当结合其提供的相关证据依法进行审查。因此,判定交通事故中劳动者的责任大小时,应坚守多元化路径,在无事故责任认定书时应结合其他证据综合加以审查。

无交通事故责任划分时的工伤认定举证责任分配

规定虽肯定了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的效力,但同时明晰不能唯责任认定书是从,一则允许提供反证推翻责任认定书;二则无责任认定书时,人社局做出的决定应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在涉工伤认定行政诉讼中,人社局应出示证据证明其做出不予工伤认定的合法性,最终由法院根据举证责任分配和查实的证据依法裁判。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王某在交通事故中的责任划分,即劳动者王某是否应承担“主要责任”。现用人单位认可王某为其单位员工,且系下班途中遭遇交通事故,孙某已完成了王某所受伤害为工伤的举证责任。人社局作为法定职责部门不予认定工伤,应结合其他证据查实劳动者在交通事故中承担“主要责任”。现其没有查实王某的责任划分,仅依据交通事故证明得出系不当驾驶引发单车事故的依据不足,应承担不利后果。

类案认定为工伤契合法律要义

工伤保险相关法律规范一方面承载着为劳动者提供职业保障,使其避免陷入生活困境的期待;另一方面则寄托着分担企业经营风险,推进社会经济发展的希冀。在此目标引领下,工伤认定的时空范围不断扩大,由传统的“履职关联性”拓展至“上下班途中”中的“合理时间” “合理路线”,并确立了“非主要责任”标准。在未做出责任划分时,从体系解释出发,《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明确了工伤认定的举证责任分配——“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同样,在涉工伤认定的行政诉讼中,人社局应承担不认为是工伤的举证责任。

因此,劳动者上下班途中遭遇道路交通事故,有权机构未做出交通事故责任认定的,人社局应依法判定是否符合工伤认定条件。对不予认定工伤的,应查实劳动者在交通事故中是否承担主要责任,否则,人民法院有权撤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作者单位: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