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治频道 > 法治论坛 > 正文

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如何分割与继承财产

基本案情

赵某(男)与张某(女)系夫妻关系,赵某军系二人的儿子,赵某玉系二人的女儿。赵某与张某一直共同生活,存款都由妻子张某保管。2015年赵某与张某均生了大病,生活不能自理,张某于是跟随儿子赵某军生活,并将家中的存折、银行卡(二人有存款30万元)全部拿走,由于张某年迈体弱,银行卡、存折等由其儿子赵某军实际控制。赵某跟随女儿赵某玉共同生活,赵某也年事已高,身体虚弱且患病在身,生活不能自理,经常住院治疗,张某及儿子赵某军拿走全部积蓄给赵某的生活带来了困扰,也引起了女儿赵某玉的不满,他们要求其返还,或者将财产一分为二,给赵某提供生活保障,但张某及儿子拒绝了。赵某与张某感情深厚,二人均不愿离婚,在这种情况下,赵某该如何维权?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能否进行财产的分割?

一年后,张某去世,赵某和赵某玉起诉,要求继承存款30万元。儿子赵某军承认母亲曾经有30万元,但是最近一年母亲生病治疗花完了,并拿出了母亲张某书写的遗嘱一份,其上载明:家庭财产30万元全部留给儿子。赵某申请法院查询张某存款情况,经法院查询张某名下仅有千余元存款。赵某、赵某玉认为母亲有30余万元存款,并提供了卡号、存单复印件等。在这种情况下该如何继承财产,是按照被继承人死亡时的财产继承,还是按照家庭共有财产数额进行继承?  

法律分析

张某在世时,赵某如要求维权,那么有以下三种方式:

首先是依据民法通则及民通意见,私自处理共同共有财产行为无效。而根据婚姻法,夫妻对双方共同共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分权,夫妻一方在处分财产时,事先应当协商,取得一致意见后再行处分,主要是对价值较大的财物或者家庭生活中的重要财物协商一致后才能处分,否则一方的处分行为无效。其次是依照侵权法处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的规定:侵害民事权益,应当依照本法承担侵权责任。第十一条规定: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每个人的侵权行为都足以造成全部损害的,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再者是依照分家析产纠纷处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请求分割共同财产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有下列重大理由且不损害债权人利益的除外:一方有隐藏、转移、变卖、毁损、挥霍夫妻共同财产或者伪造夫妻共同债务等严重损害夫妻共同财产利益的行为;一方有法定扶养义务的人患有重大疾病需要医治,另一方不同意支付相关医疗费用的。本案的情形符合婚姻法解释三第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赵某可以向法院提出分家析产,要求分得家庭共有存款的一半。针对以上三种方案,笔者赞成第三种处理方案,即分家析产处理。

但张某去世后,该案就变成了遗产继承纠纷,可以按照继承纠纷进行处理。而针对继承纠纷案件的处理,也有两种不同的处理方案:第一种处理意见是死者去世后留有多少遗产,就按照现有的数额进行继承。在本案中,原告赵某、赵某玉认为被继承人张某死亡后遗留了存款30余万元系张某和原告赵某的共同财产,应依法继承。被告赵某军则认为母亲张某死亡时没有30余万元,只有退休工资千余元,因该存款为原告赵某与张某共同财产,张某的财产根据其遗嘱是属于被告赵某军的。根据原被告双方当事人的各自主张,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原告赵某与张某有无共同存款,哪些人有权分割及如何分割该财产。

首先,根据原告赵某、赵某玉向法院申请调取的张某银行的存取款数额,只有账户中有余额3000元,其他银行及其他账户均无余额或银行卡早已被注销。《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规定: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被继承人张某死亡前,张某与原告赵某为夫妻,根据我国婚姻法的规定,工资、奖金为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故张某的存款为夫妻二人的共同财产,即张某与原告赵某的共同存款为3000元。如果原告赵某、赵某玉认为被继承人张某死亡后遗留了存款30万元,赵某、赵某玉就要提供证据证明该事实,否则法庭将不予支持原告的意见。

其次,哪些人有权分割及如何分割该财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规定: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该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共同共有的财产,除有约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遗产,应当先将共同共有的财产的一半分出为配偶所有,其余的为被继承人的遗产。根据法院查询,张某死亡时的银行存款为3000元,现为被告赵某军所占有。虽该遗嘱为张某的真实意思表示,但张某不能处分共同存款中原告赵某的份额,可以处分其自己存款的份额,即对被继承人张某的遗产应当按照遗嘱继承由被告赵某军继承。也就是说本案中1500元属于张某的遗产,根据遗嘱应由被告赵某军继承。

第二种处理意见是查清去世前遗产的具体数额及大额支出情况,搞清楚存款花费的来龙去脉,然后进入继承程序。本案到底应按照哪个数额继承,究其根源,是举证责任的问题。

首先,张某的遗嘱处理财产的行为是否有效?《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二十二条规定:老年人以遗嘱处分财产,应当依法为老年配偶保留必要的份额。《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共同共有的财产,除有约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遗产,应当先将共同共有的财产的一半分出为配偶所有,其余的为被继承人的遗产。由此看来30万元是夫妻二人的共同财产,张某无权将全部的财产自己处分,其中一半应为赵某的财产。

其次,双方均认可的数额无需举证。庭审中原告赵某和赵某玉提出2015年的时候,也就是张某生病之前,赵某和张某有30万元存款。2015年张某生病,儿子赵某军就将母亲张某接走,并拿走了全部存单、银行卡、房产证,赵某玉提交了存单、银行卡复印件等,赵某军对该事实也完全认可。同时张某去世前书写的遗嘱其实就是一种自认行为,张某自己在遗嘱中承认了夫妻二人有共同存款30万元,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八条的规定:诉讼过程中,一方当事人对另一方当事人陈述的案件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

再者,谁举证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事实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收集的证据,可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赵某和赵某玉已经向法庭提交了相关证据,足以证明在张某生前,老两口有30万元存款,并陈述张某生前为退休干部,每月退休工资4000余元,医疗报销比例达到90%,其在2016年看病期间大部分费用均可报销,花费较少。对于这个事实,赵某军也认可,那么30万元是怎么花掉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条规定:在法律没有具体规定,依本规定及其他司法解释无法确定举证责任承担时,人民法院可以依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综合当事人举证能力等因素确定举证责任的承担。这时候法院应当引导当事人合理分配举证责任,庭审中赵某军陈述30万元用于母亲治疗花费开销,那么举证责任就转到了赵某军这边,既然看病买药花费了30万元,那么赵某军有义务提交相关证据。如果不能提交,就要承担败诉的风险。必要的时候,法院可以去银行调取相关取款清单、取款视频等,查清到底是谁取的钱。查清了这些以后,继承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关于这方面的处理,笔者赞成第二种处理意见。

(作者单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