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治频道 > 法治聚焦 > 正文

河南洛阳:冤假错案受害人平反后屡次举报违法占地

“坚持实事求是、有错必纠,加强审判监督,以对法律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对错案发现一起、纠正一起。”今年3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作《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时这样说。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完善人民检察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规定,检察官必须在司法一线办案,并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一旦确认发生冤假错案,将一律启动问责机制。

河南省洛阳市洛龙区古城乡小营村原村民委员会主任卢宗会被无罪羁押462天,尽管已经拿到相应的国家赔偿金,但是卢宗会认为相关部门应该启动问责机制。如今,被改判无罪已平反的卢宗会一方面向当地检察机关等部门控诉,要求启动问责机制;一方面利用自学的法律知识屡次举报当地的违规占地行为,并与地方政府“对簿公堂”,积极维护村民的合法土地权益。

“洛龙区法院欠我一个道歉”

一切要从2011年说起。这一年1月28日,卢宗会“因涉嫌诈骗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8日被洛阳市公安局洛龙分局执行逮捕,逮捕次日,洛阳市洛龙区法院便制作出(2011)洛龙刑初字-1第160号刑事判决书,判决卢宗会“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2011年11月,我们村在进行村民委员会换届,我已经进选委会班子,极有可能连任下一届村委会主任,为了剥夺我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有人故意制造冤假错案迫害我。其中,我们怀疑卢龙勋(洛龙区科技园办事处小营村支部书记)参与制造了冤假错案。”卢宗会对《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记者说。在(2011)洛龙刑初字-1第160号刑事判决书中,记者发现,法院采纳了证人卢龙勋的相关证言。

河南洛阳2

图为小营村“公告”

卢宗会不服上述判决提出上诉,洛阳市中级法院审理认为,原判认定部分事实不清,于2012年2月9日作出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洛阳市洛龙区法院重新审理后,于2012年8月15日作出(2012)洛龙刑重字第04号刑事判决书,第二次判决卢宗会“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对此,卢宗会提出上诉,洛阳市中级法院审理后依然认为,原判认定部分事实不清,于2012年11月22日作出终审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洛阳市洛龙区法院第二次重新审理后,于2013年5月22日作出(2013)洛龙刑重字第001号刑事判决书,第三次判决卢宗会“犯诈骗罪”。宣判后,卢宗会不服,提出上诉。

洛阳市中级法院审理后认为,卢宗会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于2014年9月18日作出(2013)洛刑一终字第97号刑事判决书,判决撤销洛阳市洛龙区法院(2013)洛龙刑重字第001号刑事判决书,并判决卢宗会无罪。2015年2月22日,洛阳市洛龙区法院作出国家赔偿决定书,卢宗会不服其赔偿决定,遂向洛阳市中级法院赔偿委员会申请国家赔偿。2015年5月31日,洛阳市中级法院赔偿委员会作出国家赔偿决定书,决定洛阳市洛龙区法院赔偿卢宗会被限制人身自由462天的赔偿金101510.64元,另外,维持了洛阳市洛龙区法院赔偿卢宗会精神损害抚慰金32451元、洛阳市洛龙区法院为卢宗会恢复名誉并赔礼道歉的决定。

“虽然我已经拿到赔偿金了,但是,洛龙区法院至今都没有正式向我赔礼道歉。”卢宗会说。

北京市新达律师事务所吴子君律师说,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应当公开进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指出,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决定由赔偿义务机关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或者向其赔礼道歉的,赔偿义务机关应当自收到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国家赔偿决定书之日起三十日内主动履行消除影响、恢复名誉或者赔礼道歉义务。赔偿义务机关逾期未履行的,赔偿请求人可以向作出生效国家赔偿决定的赔偿委员会所在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强制执行产生的费用由赔偿义务机关负担。

“宁可错放,也不可错判。错放一个真正的罪犯,天塌不下来,错判一个无辜的公民,特别是错杀了一个人,天就塌下来了。”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曾在《我们应当如何防范冤假错案》一文中这样说。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完善人民检察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规定,检察官必须在司法一线办案,并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一旦确认发生冤假错案,将一律启动问责机制。

卢宗会对《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记者表示,希望当地检察机关等部门尽快启动问责机制。“我已经向洛阳市检察院等部门递交了书面材料,请求依法追究制造冤假错案者的责任。”

平反后走上土地维权之路

1953年出生的卢宗会,在冤案平反之后走上土地维权之路。卢宗会提供的多份书面资料显示,其维权方式主要包括实名举报和直接起诉告政府。

卢宗会反映说,2014年,他在处理一起征地事宜过程中,发现洛龙区国土局在2011年5月10日与小营村村委会签订了一份“洛龙区建设项目统一征地补偿安置协议书”,征地面积为916.773亩。“签订单位是小营村村委会,但签订人并不是我,而是卢龙勋,协议上加盖的小营村村委会印章并不是我保管的那一枚。”卢宗会在一份“情况反映”中认为,卢龙勋时任小营村村支部书记,其没有签订该协议的资格,而且印章涉嫌重新刻制。

卢宗会以洛龙区政府征地程序违法、征地有关材料涉嫌严重造假、征地存在批少征多等为由,一纸诉状将洛龙区政府告上洛阳市中级法院,请求确认洛龙区政府征地程序违法。洛阳市中级法院审理认为,洛龙区政府实际征收的面积是916.773亩,超过了批准的征收面积186.3525亩,属于批少征多。洛龙区政府没有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直接将186.3525亩土地征收,违反了土地管理法及实施条例的相关规定,应当依法确认违法。2016年11月29日,洛阳市中级法院作出(2016)豫03行初450号行政判决书,判决确认洛龙区政府征地程序违法。洛龙区政府不服判决,提起上诉。河南省高级法院审理后认为,洛龙区政府征收涉案土地违反法律规定,遂于2017年7月11日作出判决,维持原判。

尽管洛阳市中级法院和河南省高级法院都认定洛龙区政府未经法定程序对186.3525亩土地进行征收属于少批多征的违法行为,但是,洛龙区政府在2018年1月27日作出的一份“不予行政赔偿决定书”中依然认为,前述土地“在征收范围内”。

河南洛阳1

图为众德慧汽车公园

土地乱象无独有偶。在另外一起违规占地的案件中,洛阳市国土局被法院判决确认拖延履行法定职责违法。卢宗会等人通过政府信息公开渠道,认为“众德慧汽车公园”建设项目没有任何批地手续,于2016年12月4日向洛阳市国土局邮寄了举报材料。2016年12月26日,洛阳市国土局制作《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并送达众德慧汽车市场开发有限公司,2017年3月10日决定立案查处。

根据国土资源行政处罚办法第十二条规定,符合条件的,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应当在十个工作日内予以立案。但是,洛阳市国土局制作《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后,2017年3月10日才决定立案查处,远远超过了十个工作日的期限。据此,洛阳铁路运输法院于2017年4月19日作出(2017)豫7102行初46号行政判决书,判决确认洛阳市国土局拖延履行法定职责违法。

编号为“(2016)10号”的洛阳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管委会会议纪要载明,2016年1月11日下午,洛阳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管委会主任宋殿宇主持召开2016年示范区建设工作第1次周例会。会议研究了示范区重大项目建设等10项具体工作。会议纪要还载明,“同意为洛阳众德慧汽车市场开发有限公司汽车物流园项目补办完善规划建设及各项后续建设手续,并免予相关的行政处罚。”

国土资源行政处罚办法第四条规定,国土资源行政处罚包括:警告;罚款;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非法财物;限期拆除;吊销勘查许可证和采矿许可证;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行政处罚。

洛阳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管委会为何要对众德慧汽车市场开发有限公司免予相关的行政处罚?《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联系上时任洛阳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管委会主任宋殿宇,其手机号回复短信说,具体的实际情况记不清楚了。

当地土地乱象何去何从?《中国商报法治周刊》将继续保持关注。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