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治频道 > 法治聚焦 > 正文

2千万元借款被指虚假债务 广东普宁法院一审认定“有效”

一份疑被逼在空白纸上按手印再被人书写借款内容的2000万元“借款合同”,家住深圳市的秦克波与前妻杨娟被原告钟少平起诉至法院要求偿还借款。

在庭审中,秦克波坚称自己并不认识钟少平,这纸所谓的“借款合同”纯属“无中生有”。但苦于当初被绑架和被逼在空白纸上按手印时未及时向警方报案,并没有任何有效证据予以证实。

在案件审理期间的2015年9月9日,一审法院广东省普宁市人民法院委托广东财安司法鉴定所对该份“借款合同”的真实性进行司法鉴定。尽管该鉴定机构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送检的2013年10月17日的《借款合同》和《付款委托书》是间断分次制作形成的伪造文件,但一审法院却未予采信。

从2014年11月11日由普宁市人民法院立案再到作出民事判决历时3年之久,在一审主审法官都被换人的情况下,直至2017年9月29日,普宁市人民法院认定了被告向原告借款2000万元的“事实”而作出一审判决:要求被告秦克波、杨娟应于判决生之日起10日内共同付还原告钟少平借款本金1833万元及利息。

于是,秦克波与前妻杨娟在提起上诉的同时,觉得冤屈难伸,遂向媒体报料。

一审法院认定2000万元借款合同“有效”

经过长达3年的诉讼“拉锯战”, 2017年10月9日,家住深圳市的秦克波与前妻杨娟作为被告,同时收到了广东省普宁市人民法院的一份《民事判决书》(2014揭普法民二初字第256号)。

因不服一审法院判决,秦克波、杨娟随即向广东省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2018年1月26日,该案二审在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次公开开庭审理。

此前的2014年11月11日,原告钟少平诉被告秦克波、杨娟借款合同纠纷一案被普宁市人民法院立案受理,法院对此案采用了简易程序审理。在提交答辩状期间,被告杨娟提出管辖权异议,被普宁市人民法院驳回,杨娟并未上诉。该案于2016年3月25日、2016年4月28日、2017年9月18日进行了3次公开开庭审理。

一审判决书内容显示:钟少平诉称,秦克波与杨娟系夫妻关系,两被告于2013年10月17日向其借款1833万元,双方签订了《借款合同》。合同约定,秦克波作为借款人向出借人钟少平借款2000万元本金,借款期限3个月,自2013年10月17日始至2014年1月16日止,借款用途为个人资金周转,利息按每月1.86%,按月支付。 合同签订后,原告便依照被告秦克波的指示向其指定的银行账户分4次支付了共计1833万元款项。

法院认为本案系借款合同纠纷,因为被告秦克波对原告钟少平提交的《借款合同》、《付款委托书》中的落款处的签名及捺印无异议,故法院对被告秦克波向原告钟少平借款1833万元的事实予以确认。对于被告秦克波辩称《借款合同》、《确认书》是原告逼迫秦克波在空白处所写的意见,但被告没有提供有效的证据证明其是在受胁迫的情况下签署的。故法院对被告的辩称不予采纳。被告秦克波作为完全行为能力人,在《借款合同》、《付款委托书》落款处签名并捺手印应视为对二价文件各项内容包括空白处的认可。

一审法院判决认定,对被告秦克波向原告钟少平借款1833万元的事实予以确认,秦克波取得借款后没有归还借款,其行为已构成违约。由于秦克波所负债务发生在其与被告杨娟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依法应以两被告夫妻共同债务处理,被告杨娟对秦克波的债务应承担共同清偿责任,因此判决被告秦克波、杨娟应于判决生之日起10日内共同付还原告钟少平借款本金1833万元及利息。

记者采访了解到,2013年10月17日,一份为秦克波确认的“付款委托书”中的收款方为“深圳市源达远贸易有限公司”(银行账号1825012830002706)。但秦克波声称,他并不熟悉这家公司,对于这家公司的账号自己更是闻所未闻。而普宁市人民法院也未对该账户的转账记录以及用途等方面予以查明事实,法院的《民事判决书》内容均对其只字不提。

被告称被逼迫在空白纸上签名按手印

1月30日,《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记者在深圳市某小区门口见到了秦克波。秦克波向记者陈述了该起“借款合同”纠纷案的来龙去脉。

秦克波称,他并不认识原告钟少平,至今两人更是素未谋面,“所谓借钟少平的2000万元的说法纯属是子虚乌有”。

既然借款人与出借人连面都未见过,双方又何来的签订“借款合同”之说呢?

事情还得从2014年2月说起。当时,四川腾中重工实际控制人李炎欲筹资收回本公司股权并想借壳青海某上市公司上市,因此委托秦克波帮其融资。于是,秦克波给李炎介绍了钟美奎,双方洽谈融资事宜。经双方协商达成协议,于2014年3月15日、16日分两次签订借款合同共计9800万元。

“融资完成后几天,钟美奎拿着合同说,让我在担保人一栏上签字,因为跟钟美奎都是普宁老乡,我就在借款合同上签了字。后来李炎控制的香港上市公司被沽空停牌,李炎出现无法还款的问题,作为担保人,我与另一名朋友一共给钟美奎偿还了3000万元现金。后来到了2014年6月19日,钟美奎指使陈伟钦向广东省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李炎、四川腾中重工机械有限公司及我等人,法院在2015年6月9日作出民事判决(2014揭中法民二初字第6号、2014揭中法民二初字第7号),这两个判决已经生效,并已进入执行阶段。”秦克波说,法院判决生效后,他的名下财产均已被查封。

秦克波告诉记者,由于李炎无力还款,钟美奎就多次威胁自己,想从他的手里弥补损失。“2014年9月的一天,钟美奎指使多名社会闲杂人员将我拘禁到深圳市美林大厦6楼,并动手打我,我被逼在几张空白的A4纸上签字按上手印后,才将我放走。”

秦克波承认,当时自己由于担惊受怕而未向警方报案。,

“2000万元的借款合同就是这样出炉的,但是如何在钟少平的手中,以及如何被他们自行打印及手写添加内容,将签字时间变成了2013年10月17日,从而伪造形成了《借款合同》《付款委托书》以及借款1833万元的内容,我至今也无从得知。”秦克波告诉记者,因长期感情不和,他与前妻杨娟已在2014年1月29日离婚,婚内生育的两个小孩由杨娟抚养,婚内住房也登记在杨娟名下归其所有,“目前,自己名下无任何财产”。

对于上述说法,由于秦克波并不认识原告钟少平,没有钟少平的电话联系方式,于是,秦克波给记者提供了钟少平的委托律师即广州天峦律师事务所一名张姓律师的电话号码。

1月31日,记者致电张律师联系采访事宜。张律师在电话里称,原告钟少平起诉秦克波的民事案件是他的另一名同事代理。

“秦克波与钟少平肯定认识,不认识怎么会借款呢?你如果想要钟少平的电话号码,给两万块钱我就告诉你。”张律师在电话里这样说道。

法院委托司法鉴定机构但鉴定意见未采纳

由于原告钟少平向法院提供的《借款合同》及《付款委托书》,其时间均为2013年10月17日,正好在秦克波与杨娟离婚之前。2014年11月11日,钟少平依据这两份证据到广东省普宁市人民法院起诉秦克波、杨娟。

2015年1月16日,被告杨娟向普宁市人民法院申请对钟少平提供的《借款合同》及《付款委托书》进行司法鉴定。2015年6月12日,普宁市人民法院委托广东财安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2015年9月9日,广东财安鉴定司法鉴定所作出了一份《司法鉴定意见书》。

该鉴定意见内容显示,鉴定意见书对检材“借款合同”的合同正文、借款人签名、日期形成的真实时间以及“付款委托书”正文的“秦克波”签名、日期形成的真实时间、正文上的手印及书写内容形成的先后顺序等笔迹鉴定进行了确认:确认《借款合同》秦克波签名右侧处有←签名指模”,系书写后蹭擦形成;确认《借款合同》中秦克波签名与捺印指纹的先后顺序为先捺印指纹后签名;确认《借款合同》第1页“编号:20131017”与第4页落款日期“2013年10月17日”系同一人所写,但非秦克波笔迹;确认《借款合同》第1、2、3、4页秦克波签名处的指纹与打印文字(重叠处第1、2、3页为页码,第4页为横线)形成先后顺序为先指纹后打印文字;确认对《付款委托书》第9、10两行与同篇其它打印文字非一次性打印形成,是间断分次制作形成的伪造文件;确认《付款委托书》委托人签名处指纹与打印字迹(重叠处为横线)的形成先后顺序为先指纹后打印字迹;确认《付款委托书》正文上的手印及书写内容(重叠处为第6、7行)形成的先后顺序为先手印后文字。

该司法鉴定意见书最终作出的鉴定意见为:送检的2013年10月17日的《借款合同》和《付款委托书》是间断分次制作形成的伪造文件;落款日期2013年10月17日的《付款委托书》正文上的

手印及书写内容形成的先后顺序为先手印后文字。

记者调查发现,广东财安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意见已经非常明确地鉴定出了涉案证据系伪造文件,但是普宁市人民法院对该鉴定意见并未采纳,并且对付款委托书中收款方深圳市源达远贸易有限公司收款情况也不予调查。

秦克波告诉记者,他在该民事诉讼案件中没有感受到司法的公平正义。他说,一审法院在2014年11月11日立案后,诉讼标的近2000万元的情况下,通过长达3年时间的审理,由普宁市人民法院的一名独任审判员秦瑞雪(注:原主审法官为郑金炼,2017年下半年更换为秦瑞雪)作出了一份支持原告钟少平“虚假”诉讼请求的民事判决书。

“后来我才知道,钟少平他们跟普宁市人民法院的某领导系亲属关系,才有这个判决结果。”秦克波告诉记者,在一审审理期间,前妻杨娟的房产被查封后,经常被社会闲杂人员半夜上门骚扰。

杨娟告诉记者,为了躲避被骚扰,她跟孩子为此都搬家过好几次,“给我和两个孩子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

记者采访了解到,原告钟少平对上述《司法鉴定意见书》有异议,曾申请重新鉴定,普宁市人民法院便委托南京师范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重新鉴定。但在2017年8月8日,原告钟少平又撤回了重新鉴定申请。

一审法院判决书对此认定,原告钟少平申请撤回重新鉴定,是原告的意思自治。

至于普宁市人民法院为何未采纳和认定《司法鉴定意见书》的鉴定意见,民事判决书内容显示:关于《司法鉴定意见书》的鉴定意见“送检的2013年10月17日的《借款合同》和《付款委托书》是间断分次制作形成的伪造文件,由于无法提供对应的样本材料,故无法确定形成时间”;但《司法鉴定意见书》中检验过程对送检材料的检验情况记载如下,“检材2013年10月17日的《借款合同》共4页,为印刷文件,内容以宋体、仿宋体和楷书字体打印形成,皆系激光打印机一次性打印”,因此,法院认为检验过程记载的情况与鉴定意见不一致,对该意见不予釆纳。

1月30日,对于上述秦克波反映普宁市人民法院未查明该起涉嫌虚假诉讼、深圳源达远贸易有限公司账号到账1833万元款项的事实,以及未采纳司法鉴定意见和一审法院裁判等方面存在问题的说法,记者来到了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联系采访事宜。该院一名接待媒体采访的林姓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该案已经正在二审审理程序,法院不便接受媒体采访,而一审法院也未判决生效,如果对一审法院的判决有异议,当事人可以向法院申请审判监督程序。

“秦克波是否受胁迫在空白纸上签字和按手印,以及在当时有没有报案等方面的证据,我们需要看案卷,也要看被告人的上诉材料与请求是否涉及到以上所投诉的问题,如果被告对一审、二审判决有异议,也可以上诉省高院,合理合法的表达诉求。”这名林姓副主任告诉记者,二审法院肯定会依法且公正的审理和查明事实。

对于事情的进展,《中国商报法治周刊》将继续予以关注。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