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治频道 > 法治观察 > 正文

从“喜羊羊灰太狼”手游侵权纠纷看著作权保护

手机游戏是现今移动互联网行业已经具备成熟商业模式的领域,但与手机游戏相关产业的快速发展并存的是,手机游戏产品的侵权现象频频发生,版权纠纷问题屡见不鲜,尤其是以知名动漫、小说、影视剧为题材改编而成的手机游戏已变成被侵权的重点对象。

基本案情

动画片《喜羊羊与灰太狼》在我国的动漫市场上具有较高知名度,2008年8月29日,广东省版权局对动画片《喜羊羊与灰太狼》的主角造型“红太狼”“灰太狼”“喜羊羊” “美羊羊” “暖羊羊”等美术作品进行了著作权登记,载明上述美术作品的著作权人均为原创动力公司。

2011年1月1日,积创公司与当乐公司签订了一份手机游戏产品合作协议,由积创公司向当乐公司提供手机游戏产品及相关服务,当乐公司提供在其网站最佳位置推广积创公司游戏的服务,并授权当乐公司在当乐网wap与web网站进行“喜羊羊斗地主”手机游戏产品的运营、下载与销售。

原创动力公司发现后认为,积创公司、当乐公司未经其许可擅自利用 “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美术作品开发了涉案手机游戏并在网站传播、提供下载,取得了巨大的非法收益;掌上通公司和移动杭州分公司则共同为当乐公司经营的网站上的《喜羊羊斗地主》手机游戏的激活提供了信息费用收取服务,构成了帮助侵权。四被告侵犯了原创动力公司对“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美术作品享有的著作权,给其公司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因此诉至法院请求四被告停止侵权行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并支付诉讼费用。

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7条的规定:“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通过将被控侵权游戏《喜羊羊斗地主》网页截图、游戏界面中出现的若干卡通头像分别与原创动力公司的美术作品进行比对可以看出,前者使用了上述美术作品中最具独创性的部分(例如皇冠、蝴蝶结等),并在脸型、毛发、头部配饰等细节部分与原创动力公司美术作品相近似。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24条第一款之规定:“使用他人作品应当同著作权人订立许可使用合同,本法规定可以不经许可的除外。”当乐公司未经权利人原创动力公司许可,在其经营的当乐网上向公众展示手机游戏《喜羊羊斗地主》截图,并提供在线下载上述游戏的服务;积创公司未经权利人原创动力公司许可,擅自将与原告美术作品相近似的卡通头像使用在其开发的手机游戏《喜羊羊斗地主》中,并授权当乐公司在其经营的当乐网等网站上运营、供公众下载和销售涉案手机游戏,两公司的上述行为共同侵犯了原创动力公司对涉案美术作品《喜羊羊》《美羊羊》《灰太狼》《红太狼》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依法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律师分析

本案的关键在于,掌上通公司是否应与当乐公司和积创公司共同承担侵权责任,以及如何合理确定民事责任的承担。

首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36条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的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在本案中,原创动力公司没有证据证明掌上通公司、移动杭州分公司存在知道当乐公司、积创公司利用其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情形;也没有证据证明二者在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导致损害的扩大,故其不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其次,二被告虽然客观上均为涉案手机游戏提供了代收费服务和相应的技术支持,但原创动力公司也未向其发送过侵权警告函,不能证明掌上通公司存在侵权的主观过错,因此掌上通公司并不具备与当乐公司和积创公司承担共同侵权责任的法律要件。

那么,该如何合理确定民事责任的承担?

第一,原创动力没有证据证明游戏下载页面上显示的“人气数”即等同于侵权游戏的实际下载量,况且下载本身是免费的,用户下载后是否在手机上实际安装和运行该游戏,以及运行该游戏后是否实际通过发送收费短信的方式支付了4元使用费等事实均难以证明仅凭侵权游戏的人气数计算,即推断被诉侵权方获得了120多万元的非法所得,进而求偿50万元显然不当。

其次,即使用户选择了涉案手机游戏,并且存在实际的付费行为,但该付费行为的全部收益也不应全部归结于游戏使用了原创动力公司享有的喜羊羊、灰太狼等美术作品作为玩家形象的原因,因为涉案手机游戏本身就是一个在线“斗地主”扑克游戏,相关动漫头像并非用户选择该款游戏的必然考量因素。再者,考虑到游戏中使用的动漫形象与原创动力公司享有著作权的形象并不完全相同,且动漫形象并非获利多少的决定性因素,据此,法院最终判定赔偿数额为15000元实属合情合理。

第三,关于手游侵权纠纷,还应当考量手机游戏APP这一整体。笔者认为,在立法者没有做出明确规定是否将手机游戏作为著作权法中单独的一种作品类别保护之前,将手机游戏视为各种独立作品的集合或是汇编作品是符合当前司法实践具体要求的。手机游戏中的不同类型的作品都能够独立存在,若只是由于这些本来被保护的文字、美术或其他作品融合在一起变成了一款游戏就致使其中各部分不再是独立的作品,这并不是著作权法保护作品的初衷。

另外,除了手机游戏的定性问题外,只有手机游戏从研发到上架、销售的整个过程都给予了法律法规上的明确,才能够从根本上防止问题继续严重化。

最后,游戏开发商应当树立自己公司的品牌和行业知识产权意识,尤其要注重企业内进行研发工作的技术人员的知识产权意识,鼓励、支持原创游戏。此外,在对培养专业人才问题加以重视的同时,也要注重公众维权意识的培养。我国在知识产权领域的发展虽然迅速但仍存在诸多不足,社会大众在知识产权维权上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一定距离,所以,提升公众对知识产权法的认知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同时手机游戏权利人在维护自身权益时还应当加强自我监督,审查本企业的手机游戏是否侵犯到了他人的任何在先权利。通过知识产权的保护维护市场的良好秩序,是企业之间能够公平竞争、共同发展手机游戏产业的题中应有之义。

(杨荣宽,北京律师协会;王雪,英国格拉斯哥大学LLM)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